仲虺一生,辅佐商汤,定鼎天下;仰观天文,制定历法;慎和五典,时序百官。

    得天下贤名,有海内人望。

    人若生而无悔,自然死而无憾。

    因此,当他在子孙环绕中彻底闭上眼时,脸上并无半点对死亡的恐惧,非常坦然地面对自己死后的世界。

    九天之外有金光大作,一条凡人肉眼不可见的金龙在混沌之中盘旋许久,仿佛是炫耀够了,才猛然扎下凡间,将一道刚刚脱离凡人之躯的仙魂包裹其中。

    那仙魂尚未反应过来,金龙便重新化作功德金光,润进了仙魂之内。

    立在云端的太白金星早有准备,并指一引,那仙魂便飘乎乎朝他飞来,钻入了他身侧一具玉棺里。

    仙魂归位,盛装仙魂的玉棺便化作了一套白玉盔甲附着在了仙魂之上。

    “慕仙君,别来无恙呀?”

    慕九思抱拳还礼,“多蒙老星君看顾,小仙安然无恙。”

    “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是老朽份内之事。”太白金星性情宽和,仿佛无论旁人怎样撒野,这老头都没有脾气一般。

    可是,站在他面前的慕九思却很清楚,这位看似无害的老星君,却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其修为绝不在玉帝、王母之下。

    当然了,以慕九思这点修为,肯定是看不透人家的。

    若非是老君的烧火童子偶然说漏了嘴,只怕慕九思到现在还以为这位就像《西游记》里演的那样,是个法力一般的文官老好人呢。

    “九哥。”二人才寒暄了两句,忍耐许久的陆离立刻就蹭了上来,满脸都是心疼之色,“九哥,你辛苦了。好几次眼睁睁地看着你遇险,我却不能去救你,对不起。”

    见少年低垂着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慕九思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我那时候正历劫,你不去打扰才是为我好呢。好了,别自责了,九哥还得谢谢你能控制住自己呢。”

    神仙历劫,不容干扰。

    在仲虺刚出生时,太白金星和陆离造出的各种异象,大体都可归类于仙人正常投胎的福利。

    之后若是再干预,天道有感,必然会使原本的劫数更重十倍,功德却以倍削。

    遭十倍的罪,却只能拿一半的功德,换了谁也得吐血,怕是将出手干预之人恨之入骨了。

    陆离的郁郁之色一扫而空,抬眸一笑,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欢快的气息,“为了九哥,我没什么不能忍的。”

    活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狗。

    下一刻他便又想起了什么,拉着慕九思惊羡道:“九哥自己大约是没看见,方才九哥仙魂离开凡躯之时,天外功德之气涌动,浓郁得直接化成了功德金龙。”

    说到这里,他心里再次泛起了嘀咕:也不知道龙族到底是哪一代积了大德,为何功德之气浓郁时的最终形态,会和龙族的本体相类?

    想到曾经一败涂地,如今只能龟缩四海,先后被两代天庭呼来喝去的龙族,陆离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慕九思微微一笑,“我虽然没看见,却感觉到了。功德之气果然似如酥春雨,最是润物细无声。若非阿离说破,我自己也想不到,那一瞬间,竟然接收了那么多的功德之气。”

    一旁的太白金星本是笑着由他们兄弟叙旧,此时才出声提醒,“星君既已归位,何不观测一番自身修为?”

    慕九思下意识引神识内视,只一眼便吃了一惊,“啊,这……”

    “怎么了,怎么了?九哥,可是修为有异?”陆离大是焦急,一个天生火灵的仙人,竟然片刻之间就出了满头的汗珠。

    慕九思本能地拍拍他的脑门安抚道:“别急,是好事。我如今已经是太乙玄仙了。”

    功德之气这么厉害的吗?可比他这一千年的苦修有用多了。

    他不禁心思一动,问太白金星:“不知这神仙历劫,可有什么章程吗?”

    太白金星笑道:“既是仙人劫数,自有天机显现。若是不遵天意,擅自下界,非得不能积累功德,反而极有可能永堕轮回,再也难以超脱。”

    慕九思心头一惊,顿时便息了让陆离也去凡间走一遭的心思。

    他拍了拍陆离的肩膀,正色道:“日后好生修行,万万不可起别的心思。”

    “九哥放心,我肯定不会的。”

    陆离并不觉得他的叮嘱多此一举是不信任自己,反而觉得九哥思虑周全,防患于未然,正是关心他的表现。

    太白金星催促道:“星君,大天尊有召,还请星君随老朽凌霄宝殿一行。”

    凌霄宝殿乃是天庭最正式的一座殿宇,除朔望日大朝之外,非大事不轻启。

    慕九思一惊,“莫不是下界出了什么大事?”

    若是下界之事,必然是妖族天庭的余孽又来作乱。

    他虽然才历劫归来,对于商朝疆域了如指掌。但洪荒之大,远不止商朝这一国,还有许多人族共主也不能控制的地方,仲虺自然也不知晓。

    而陆离却是面露喜色,“你喊九哥星君?莫不是大天尊终于有感于九哥劳苦功高,要封九哥做正神了?”

    “下界有圣主出,百年之内都会太平无事,星主多虑了。”

    太白金星先是回答了慕九思的问题,缀在其间的称呼顺便答了陆离所想。

    星主?

    慕九思呼吸一滞,掩在袖中的手有些抖,一时欢喜无限,一时又难以置信。

    前世卷了一辈子的人,又怎么可能甘愿做条咸鱼?

    只是穿越之初,他环视自身:一无功法,二无法宝,三无背景,还是穿越族群里公认最头铁的身穿。

    身穿,也就意味着他背后毫无依靠。

    这等配置,若是前推二十年,是标准的凡人流主角。

    可是如今么……

    穿越界早已被各种二代占领,似他这般出身底层,一无所有的,命好的能做个有戏份的反派,命不好就只配做个炮灰。

    重获新生不容易,慕九思不想浪费这得来不易的第二生。

    于是,权衡利弊之后,他准备老老实实地蛰伏,坚决万事不出头,能苟多久就苟多久。

    直到签到系统闪亮登场,给了他重新再卷的底气。

    一晃千年已过,对于神仙来说,千载光阴不过弹指之间。可对于三观在前世早已成型的慕九思来说,千年又是何等的漫长?

    在这一千年里,他不但要承担身为天将的责任,努力修行,还要逼着自己一点一点适应“修行无岁月,洪荒不记年”。

    幸好……幸好有陆离和绛珠这对弟妹,给了他羁绊,也给了他动力,让他有了继续下去的勇气。

    一年又一年,他慢慢积攒修为,一点一点打磨道心,终于从天仙修成玄仙,也从六品升到了四品。

    虽然仍是普通天将,他却早已打磨出了耐心。

    他不介意再用一千年、两千年甚至三千年,去挣一个正神之位,带着弟妹真正在天界立足。

    多年心愿,一朝得偿,慕九思如堕梦中,一时竟难辨真假。

    相比之下,陆离可直接多了,“老星君,您的意思是说,大天尊之所以宣九哥入凌霄宝殿,是要封九哥做正神?”

    怪道计衡陨落之后,大天尊迟迟不提新任天枢星君一事,原来是为了等九哥修为足够吗?

    在陆离看来,这一切都理所当然。

    莫说是个星君了,便是个帝君,九哥所欠,也不过修为而已。

    太白金星恶趣味上来,就任由他们胡乱猜测,嘴里只是催促,“走吧,走吧,快走吧,不好让大天尊久等。”

    三人腾雨驾雾,穿南天门,入凌霄宝殿,拜玉皇大帝。

    因着今日是慕九思的喜事,太白金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陆离也跟着进来了。

    见过了玉帝才知,原来慕九思飞升天界,初次朝见玉帝之时,昊天镜便有感应。

    经玉帝推算,知晓此乃天命的“天府星君”。

    只是星主归位,只有天命也不行,还得有足够的修为支撑。

    而太乙玄仙,便是正位星主的最低标准。

    可怜如今的天庭,仅有的十几位星主,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太乙玄仙巅峰,连一个太乙金仙都没有。

    玉帝的心情貌似很好,不但厚赏了慕九思,对于陆离从北斗调入南斗的请求也欣然同意。

    天府星君,便是南斗六星之首,为帝星的辅佐之星。

    此次慕九思下凡历劫,辅佐成汤定鼎天下,正合了自己的星象命数。

    且他勤勤恳恳,造福众生,这才有无数功德加身。

    只一次历劫便攒够了升为太乙玄仙的功德,便是玉帝也颇为意外,私下里与王母赞叹:“不愧是天命辅星。”

    辅星入凡尘是辅佐人间帝王,在天庭辅佐的,自然是玉皇大帝。

    慕九思心中暗暗猜测能让玉帝心情大好的,多半也就是封神那件事已经得到了道祖的首肯。

    他一时有些唏嘘:成汤六百年天下,才开了一个头,上界仙神便开始谋算灭商兴周之事了。凡人命数于神佛而言,莫不是真如草芥一般?

    若仙佛视凡人如土石草芥,也无怪乎末法时代,凡人嗤神佛为金粉黄泥了。

    虽然他如今是神仙,却到底还是凡人修成的神仙,哪里能忘得了自己的根本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