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点了点头,忽然道:“玉帝这些年,也不容易呀。也不知道他还能忍多久?”

    慕九思心念电转,把自己确切知道的,还有道听途说来的信息迅速在脑子里整合了一遍,隐约抓到了一线灵光,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

    穿越不久,他就知道这是洪荒世界,因为前世某本小说实在太火,火到直接开启了一个流派。

    按照洪荒世界的发展规律,妖族天庭已经败落,下一步就是玉帝不忿三教弟子桀骜不驯,亲上紫霄宫求见道祖,道祖赐下了封神榜,开启了封神大劫。

    可是在封神大劫之前呢,玉帝遇到的难题真的只有不服王化的三教弟子吗?

    肯定不是呀。

    这一千年来,他和陆离到处下界捉妖,不说把整个洪荒游遍,去过的名山大川也有七八成了。

    这些山川之中,但凡是灵气浓郁或物产丰富的,一多半都掌握在妖族天庭的余孽手中。

    他们并不服如今的玉帝和王母,有的一心想要恢复妖族昔年的荣光,有的纯粹就是破罐子破摔,就要给新天庭使绊子捣乱。

    天庭人手本来就不足,修为在太乙玄仙之上的又寥寥无几,不然慕九思也不会刚飞升就得时常出任务。

    这些年,玉帝肯定找三教求助过,三教弟子也帮忙除妖了。

    但他们把原本占据山川的大妖除掉之后,却又把那些灵山秀水建设成为了自己的道场。

    这些仙人除了不像妖族余孽一般到处兴风作浪之外,其实和他们区别也不大。

    至少对天庭来说,区别不大。

    都是不服管教,既不肯入天庭任职,也不肯对玉帝纳贡。

    这三界之主做的,连人族共主都不如。

    算算时间,如今的凡间,商汤已经出生了,距离商朝建立也差不了多少年了。

    商朝六百载天下,换算到天庭,也就是不到两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老君笑问道:“想明白了?”

    慕九思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心里还有个疑问不敢问出来:我能想明白是因为有前世的记忆,信息量比较足。但您又是怎么知道我想明白了的?

    思及从第一次见面时,老君就对他不寻常的态度,慕九思难免多想。

    老君呵呵笑道:“万事万物自有其理,天道之下,顺其自然即可,何必过于苛责求全?”

    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多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

    慕九思心念一开,神色豁然,“弟子多谢老君教诲。”

    不过,关于计衡的事,他还是想要追个根底,“杀死计衡星君的,是妖族余孽吧?”

    老君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很多时候,默认也是一种表态。

    妖族,水系,只看这两个条件,那范围可太广了。

    毕竟天下妖族千千万,除了十大妖圣之外,还有许多法力高强的妖圣妖神。

    自妖帝陨落之后,这些人四散而去,这些年可没少在人间作乱,给天庭添麻烦。

    但天庭这些年也不是白干的,三教弟子虽然不服天庭,对妖族却更加厌恶。双方陆陆续续,已经把这些人清除了大半。

    直到如今还有一定势力,能从天庭手里劫走要犯的水系妖族,慕九思却只知道一个:

    光山妖圣——计蒙。

    妖族为尊时,妖皇麾下除了几乎平起平坐的娲皇、羲皇与妖师鲲鹏之外,以十大妖圣为尊。

    计蒙、呲铁、鬼车、飞廉、白泽、商羊、钦原、英招、毕方和九婴,其中以计蒙和九婴最善控水。

    巫妖大劫过后,毕方重伤逃回了不死火山,后来据说是死了,但仍有血脉存世;

    呲铁、鬼车、飞廉、钦原与九婴战死;

    白泽与商羊善知吉凶,且他们并不以战力见长,各自避过了死劫,却也不知所踪。

    如今还存世的妖圣,唯一一个光明正大打出旗号的,就只有曾经的妖圣之首计蒙。

    他本生于光山,人身而龙首,隐身于漳渊之间,旁人很难寻觅他的踪迹。

    但残余的妖族势力,却大多依附于他并在他的领导下到处兴风作浪。

    不过,这些年计蒙手底下的妖族,被天庭或三教弟子击杀的不知凡几,他为何别个不救,单单要救九头蛟呢?

    还有玉帝的态度也很奇怪。

    以前天将下界除妖时,玉帝从来没有额外的吩咐,这一次却特别交代了要活捉。

    如若不然,便是有十个九头蛟也杀干净了,哪里还会有后面这一摊子事?

    老君问:“又想不明白了?”

    “想不明白了。”慕九思老老实实地承认了。

    老君提醒道:“你可知道,当年瑶姬公主为何会与杨君结缘?”

    “这个我知道,瑶姬公主下界,就是为了捉拿九头蛟。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中了九头蛟的奸计,神心破碎,不得不与杨君共用心脏。两人彻底心意相通,结合也就自然而然。”

    老君道:“瑶姬的心脏不是破碎了,而是丢失了。至于丢到了哪里,估计只有那九头蛟知道。”

    慕九思忍不住问:“便是圣人也掐算不出来吗?”

    老君便看着他不说话,笑容非常平和。

    慕九思讪讪,“哈哈,我忘了,圣人不出三十三天,更不管三界之事了。”

    真不管假不管有待商榷,但肯定不会管玉帝家里的事。

    他急忙把话题转了回去,“这么说,玉帝之所以要活捉九头蛟,就是为了寻找瑶姬公主神心的下落?”

    神仙与凡人不同,只要心脏和神魂存其一,便能死而复生。

    难不成,玉帝有意复活妹妹?

    想来也是,他们兄妹本是一块玉石上孕化而来的,说是彼此的半身也不为过。

    玉帝就算再怎么震怒,想要杀死杨君及杨戬、杨婵两个“孽种”可能是真的,但又怎么会真的命十大金乌晒死自己亲妹妹?

    按照常理来说不可能会做的事,偏偏就做了,是真被形势逼到了绝路,还是暗中留了后手,谁又能说得清呢?

    洪荒世界本来就是依照传统神话创造出来的,而传统神话里,玉皇大帝对自己的亲外甥杨戬,简直不要太宠溺。

    若是玉帝早就知道瑶姬的心脏是丢了不是碎了,也就解释得通了。

    当初玉帝临位不久,三界都在看他行事。

    仙凡不得结合是他们夫妻并瑶姬一起制定的天条,瑶姬却知法犯法,玉帝为了初步树立天条的威信,不得不大张旗鼓地杀死自己的亲妹妹。

    而瑶姬公主多半也知晓,哥哥不会真把自己怎么样,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却不一定了。

    两兄妹各怀心思之下,才促成了如今世人皆知的结果:瑶姬公主作法自毙,膝下二子不知所踪。

    瑶姬公主死得又实在惨烈,激起了许多仙人的同情,杨戬和杨婵兄妹就更加安全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他的推测,具体如何,恐怕也只有当事人和……他看了眼老君,见人家老神在在的,明显是不想再说了,慕九思只好告退。

    “嗯,去吧。”老君点了点头,忽然道,“对了,近日我那玉鼎师侄新收了一个徒弟,据说是从天而降,正好砸到了他头上,缘分实在深重。”

    慕九思脚步一顿,悄咪咪地问了一句,“老君呀,那个……那个玉鼎真人……他法力高强吗?”

    ——到底是哪个版本的玉鼎真人?

    老君笑眯眯地说:“截教十二金仙之一,有镇洞之宝斩仙剑,你说呢?”

    慕九思脖子一缩,“弟子告辞。”

    ——决定了,日后对于玉泉山,能绕过去就绕过去,绕不过也要踮着脚尖走。

    他绕过一座矮峰,正要顺路下三十三天,却和一人觌面相迎。那人身量比他稍矮,身形可比他魁梧多了,不是天蓬元帅是谁?

    看见是他,天蓬元帅立刻笑着招了招手,“九弟,你也来见师祖?”

    慕九思笑道:“这不是老君这里缺个烧火的,我就过来了。如今丹药练完了,我也没用了,还不得自觉点走人?”

    天蓬元帅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怕他的肩膀,忽然神情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凑过来低声问道:“听说你把杨氏兄妹送到了玉泉山?”

    慕九思心头一惊,面上却一片茫然,“杨氏兄妹?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们呀。”

    ——这事究竟是谁传出去的?当时在杨戬和杨婵面前,他好像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吧?

    “诶,兄弟别急呀。这事只有咱三教内部知晓。”天蓬安抚道。

    慕九思心说:谁跟你咱呢?我可不敢扯三教的虎皮往自己脸上贴金。

    说来这天蓬元帅的成仙经历,才是正儿八经的爽文男主模式。

    他原本只是一只游荡在洪荒各处的凶兽当康,整日里随着自己的心意,渴了就饮山泉,饿了不拘附近是人、是妖、是巫,逮住一个便饱餐一顿。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忽然有一天,一个仙风道骨的神仙来到他面前,不但劝他向善,还给功法、给金丹、给法宝。

    一颗九转金丹下肚,凶兽立地成仙,被仙人带到了仙山之上修行。

    那仙人不是别人,正是人教教主首徒玄都大法师。法师赐下的法宝也不是凡物,乃是太上老君亲自炼制的九齿钉耙。

    等到天庭新立,太清圣人放了自己的善尸坐镇天庭,当康猪刚鬣也立刻摇身一变,成了天蓬元帅,总管天河十万水军。

    和他的经历一比,后世那些爽文简直都弱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