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先天神祇开启了和人族友好相处的时代。

    就算人族也逐渐失去了最初的淳朴,族群内部开始出现明显的贫富差距,多数人成了少数人的奴隶……神祇与人族之间的相处模式,也不曾改变过。

    只因人族孱弱,需要先天神祇的庇佑;而先天神祇逐渐式微,也需要人族的信仰来维持自己的地位。

    互利互惠,永远都是最稳定的相处模式。

    九凤也对人族失望过。

    可对比曾经的龙、凤、麒麟,还有丝毫不汲取教训,争斗得愈演愈烈的巫妖二族,人族委实可爱多了。

    至少,他们没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先天神祇永远不必担心人族反噬。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之后,九凤愕然一瞬,旋即自嘲:原来自私卑劣之心,乃洪荒种族共有。他们先天神祇未必没有称霸之心,奈何先天环境太好,腐蚀了他们的意志。

    等他们回过神来时,龙凤已然占据了天空大地,先天神祇连龟缩自保都难,更何谈称霸?

    再然后的三族争斗中,无关有意无意,先天神祇都有不少做了炮灰。

    直到三族覆灭,他们得以喘息的同时,也被天道的雷霆之力吓破了胆子,再不敢生造次之心。

    九凤佛了:做个山神,庇佑一方,长久地享受人族香火也好。人族看起来就是能长久的,只要人族不灭,他自然香火不绝。

    可是,便是这点心愿,也终成奢望。

    后面的记忆混乱至极,仿佛是被刻意剪坏了的视频,画面杂乱无章,音画还严重不同步。

    慕九思惊醒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九凤残缺记忆中最后一刻的疼痛。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皮肉筋膜都被瞬间剥去,只剩下一副白中泛黄的骨架。

    他倒抽一口凉气:怪不得九条命都不得脱身,这般杀法,便是再来九条命,又奈之若何?

    虽得了九凤的大部分记忆,但最关键的部分,也就是谁杀了九凤,却偏偏在那一团碎片里混乱得无法修复。

    他唯一能记住的,就是那股气息,那股便是回忆里都阴冷强大,让他这个旁观者回想起来,都不寒而栗的气息。

    回想自己曾接触过的各路大神,修为最高的便是金灵圣母。

    可即便是金灵圣母,也不曾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强过金灵圣母的,遍览洪荒又有几人?

    慕九思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甚至还要暗暗告诫自己:不该管的事就不要管,你这条小命并不够填。

    虽是无能为力下的无可奈何之举,慕九思却仍旧生出许多愧疚来。

    只因得到九凤记忆的同时,九凤的修行之法也对他完全开放,分明任他取阅。

    拿了人家的好处,却不能□□。慕九思从不自认君子,却也难以心安理得。

    思来想去,他对着九凤燃烧殆尽的尸骨再次下拜:“弟子不能为尊神张目,愧对尊神遗赠。日后必然代尊神庇佑山下百姓安宁,以慰尊神在天之灵。”

    得了九凤的记忆,自然便知晓如何出去。

    眼见得尸体焚尽之后,云床上只遗一蔽旧不堪的蒲团,慕九思却半点不敢小看。

    须知焚烧尸骨之火,乃道家真火。连九凤这般的奢遮人物都抵挡不住,这蒲团却始终如初,分明一件异宝。

    九凤已死,此宝便是无主之物。无主之物遇而不取,与入宝山空手而归有何区别?

    再者得了九凤的记忆之后,对这北极天柜之山,他简直了如指掌,知晓此洞的出口便在蒲团之下。

    一场雪崩将他与陆离分隔开来,他也不知已经过了几许时光,心下担忧陆离,自然想要快些出去寻找。只待两厢汇合,再谈其他不提。

    揭开蒲团之后,入目便是一个幽蓝色的阵法,慕九思毫不迟疑,一头扎了进去,身形旋即消失不见。

    等他身形再显,已是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了。

    神山虽已无主,但天然的威压依然存在。慕九思修为不高,出了那山洞之后压力猛增,他措不及防,瞬间扑倒在地。

    他也顾不得自身如何狼狈了,就趴在地上,一口气吞了两颗六转金丹,巨大的灵气团一起涌入经脉,撑得他经脉生痛。

    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他能够在神山上使用灵力了。

    一旦灵力恢复自由,他立刻便尝试传信给陆离。

    “阿离,阿离,你在何处?”

    陆离几乎是立刻回复了他,“九哥,九哥,是你吗?你……咳,你可有遇到危险?”

    听见他咳嗽,慕九思急了,“我没事,阿离你是不是受伤了?早先我给你的迦叶丹还有吗?那个疗伤效果最佳。”

    “九哥不必担心我,我已经吃了丹药,方才只是被冷风冲到了而已。”这次他的声音平缓至极,听起来果真已无大碍。

    慕九思并不放心,但也不想再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急忙询问道:“阿离,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陆离道,“我被困在一个山洞里,这里到处都是万年玄冰。若非有丹药支撑,我怕是撑不了这么久。”

    万年玄冰?

    他好像知道陆离身在何处了。

    “阿离,你就待在那里不要动,我这就去找你。还有,莫要吝啬丹药,那都是身外之物。”

    “九哥,我不动。”

    得了他的回复,慕九思才自雪地中爬了起来,眯着眼睛打量四周。

    雪山之上很难有什么标志性物体,若是来个生人,必然分不清东西南北。

    可慕九思几乎是跟着九凤残余的记忆回顾了他的大半生,对这北极天柜不说了如指掌,出入也如自家庭院一般。

    他闭目沉思一番,环目四顾,目光落在西北方一块形似虎蹲的巨石上。

    那巨石虽然早不知被冰雪覆盖几多年,褐色的本体却依旧十分清透,仿佛未曾被冰雪掩去半分原色。

    从九凤的记忆中得知,那是他诞生之初,便打下的八十一块标识之一,指引的路径正是其日常闭关之所。

    九凤属水,又诞于冰山之上,自然喜寒喜凉,闭关之处冰天雪地自不必说,还特意布置了引动水系灵气的阵法,使其寒意倍增。

    耽误之急,他须得尽快赶去,将火属性的陆离带出来。

    如若不然,就凭他仅玄仙的修为,冻死在里面也并非不可能。

    确认了方向之后,他半刻也不敢耽搁,运起水遁之术,就往那寒冰洞中赶去。

    神山威压严重,他虽有金丹提供灵力,能够施展遁术,其速度也与平地上不可同日而语。

    慕九思心中焦急,几疑自己寻错了路途,若非有九凤记忆支撑,怕是早已换道而行了。

    忽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入目烟波浩渺,却是一眼潺潺流动的温泉。

    慕九思心中一喜,到了。

    他试探着念动记忆中的咒语,宽广的温泉池上,有一座苍翠的山峰猝然耸立,其高不见顶,其广亦渺然。恍惚界外之地,只依附温泉池现世而已。

    只看了一眼,慕九思便不由自主想到了前世网上早已传烂的“异次元空间”。

    此温泉本是一冰川,因九凤在闭关之所设置阵法,汲取周遭水灵之气,寒气亦随灵气入内,硬生生使冰川化温泉,造出了一个火上凝冰的奇景。

    他又吞了两颗金丹,再次掐诀念咒,堤岸与峰峦之间,逐一升起许多磨盘大的墨玉柱子。

    温泉之水看起来无害,却颇有几分弱水的品格——太乙之下,决然难涉。

    也不知九凤当初抱着何种心思,为太乙之下留了这些墨玉柱子,以做踏足涉水之用,如今且便宜了他。

    等六十四根柱子尽数升起,慕九思一身灵力再次耗干。

    正当他取出金丹欲吞服时,忽而腥风大作,回首间便有一头班额猛虎自山涧上一跃而下,血盆大口张开,隐约可见其喉。

    慕九思大惊失色。

    他可还不曾忘却,先前与陆离之所以骤然分开,水系的落入火晶之洞,火系的坠入寒冰之所,皆因猛虎忽而来袭之故。

    此虎身长三丈,身姿雄健,威风凛凛。只看它在这神山之上行动自若,灵力运转恍若毫不费力,便知其修为不低,绝对在他之上。

    慕九思不敢拖延,丹药塞入口中的同时,便竭力一跃而起,落在了离崖岸最近的墨玉柱子上。

    被他踩过之后,墨玉柱立刻便有消散之势。慕九思早有准备,在其消散之前跃上下一根。

    他在赌,赌这老虎修为不到太乙,无有涉此温泉空渡的本事。

    太乙之下,鹅毛不浮,何况重若千钧的猛虎?

    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料,那猛虎虽万分不甘,嚎叫之声震动山野,却也只得站在岸边跃跃欲试,蹄爪却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

    有轰隆之声从不远处穿来,显然是对面峰上又发生了雪崩。

    虎吼之威,竟至于斯!

    慕九思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提着的一颗心堪堪放下。

    “好险,好险!”

    话尤未落,便有推水声自前方响起。

    推水?

    何物竟于此水中来去自如?

    慕九思脸色煞白,近乎颤抖着转回头来,就见水柱冲天而起。伴随而来的是空中风流云动,水中蛟龙忽起。

    龙吟与虎啸相和,一伏水中,一踞岸上。使慕九思向前有龙,退后有虎,竟是进退不得,仰天长叹道:“难不成我穿越一遭,竟要葬身龙腹虎口吗?”

    眼见蛟龙越发逼近,他竟还有心思苦中作乐:前世总说自己是龙的传人,而今葬身龙口,算不算是返璞归真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