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关键时刻还得看老人家。

    胡濙说完之后,其他的一干大臣也纷纷跟上,顺着胡濙的话头,表示应该重新整肃后宫,一时之间,殿中原本的紧张气氛,算是被消解了几分。

    上首的朱祁镇见到这副状况,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当然能听得出来,这帮大臣是什么意思,说白了,这些大臣现在所想的,就只是尽量的控制事情的影响范围。

    虽然说心中已经有了这种预料,但是,真的看到这些大臣态度的时候,朱祁镇的心中,还是升腾起一阵怒火。

    要知道,无论如何他也是先皇嫡子,大明的太上皇,如今,南宫出了这样的事端,可这些人却无一人关心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被刺杀了,甚至于,就连胡濙这个托孤大臣也是如此。

    所以,所谓的君臣父子之道,说到底,也敌不过世态炎凉这几个字……

    目光森然的扫视了底下一圈,朱祁镇冷哼一声,重新看向朱祁钰,道。

    “皇帝真的没有话,要对朕解释一番吗?后宫如此,你让朕怎么放心,能够继续再用南宫的这些奴婢?”

    不论这些大臣如何态度,但是,对于朱祁镇来说,他这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离开南宫到了奉天殿,如果被这么三两句话打发回去,他这趟南宫,也就白出了。

    不过,他的这番话,却让朱祁钰的眼中,泛起一丝微末的笑意。

    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吗?

    眼中笑意一闪而逝,朱祁钰皱眉道。

    “太上皇之意,是要撤换南宫的上下使役?”

    沉吟片刻,他随即便轻轻点了点头,道。

    “确实应当,出了这样的大事,南宫中涉及此事的一干人等,皆需彻查,也的确不适合继续在南宫侍奉,既是如此,那朕回头便派人知会皇后,另外再调侍奉之人……”

    但是,这一次,他的话还没说完,朱祁镇就打断了他,直接了当的道。

    “多谢皇帝的好意,不过,今夜之事,圣母对汪氏统掌后宫之能已有怀疑,故而降下懿旨,命汪氏闭宫自省,至于南宫的侍奉之人,圣母会亲自调派,就不劳皇帝费心了。”

    这番话说的十分强势,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

    但是,不得不说,朱祁镇把握的时机很好,如今的状况下,南宫刚刚发生了投毒事件,所以,要求撤换南宫上下侍奉人等,理所应当。

    与此同时,刚刚胡濙提出重新整肃后宫的建议,也变相的支持了,汪皇后管理六宫不严的罪名。

    趁此时机,朱祁镇打着孙太后的旗号,要求汪皇后闭宫自省,也算是合理。

    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要求,南宫侍奉的人手由孙太后来调派,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暗地里的防备之意,却显而易见。

    朱祁钰扫了一眼底下的群臣,眼见这些人都沉默不语,当下也明白了他们的态度。

    应该说,朱祁镇的分寸拿捏的很好,他现在的表现,很符合一个因险些被投毒而受到惊吓愤怒的形象。

    在此基础之上,他又‘克制’了自己的愤怒,提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要求,如此一来,如果朱祁钰拒绝的话,就越发坐实了,他在南宫当中安插了人手的事实,会进一步引发朝堂上不必要的猜测。

    当然,对于现在的朱祁钰来说,这种流言,能够对他起到的影响很小,但是,对于如今殿中的群臣们来说,他们的当务之急是息事宁人,至少,不要在这正旦大宴上继续闹下去。

    所以,在面对太上皇这个不怎么过分的要求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很明显是倾向于接受的,至于天子在南宫安插没安插人手,接下来能不能继续安插人手,那属于天家两兄弟之间的角力,他们并不想掺和。

    从表面上看,朱祁钰这一局,算是占了劣势,不过……

    “今日正旦,宫中藩王宗亲,文武大臣皆在,却不曾想,竟发生如此大案,既然太上皇和圣母皆是此意,那便照此办理便是。”

    “至于牵涉这件事情的南宫上下人等,便交由刑部和锦衣卫共同审讯,彻查此案,太上皇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底下的新任刑部尚书俞士悦不由得嘴角抽了抽。

    虽然说,他早就已经料到,这个刑部尚书不好当,但是,一上来就是这种谋刺太上皇的大案,也未免太刺激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刑部如今既然和锦衣卫合并审讯,那么,就不可避免的会缠上这种事情。

    毕竟,锦衣卫除了有提审官员之权外,更重要的职责,是处理这种大案要案。

    刑部既然想要锦衣卫的职权,那么就免不得要面对如今的状况,因此,心中虽然唉声叹气,但是,俞士悦也没有出面推辞,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上首两位的最终决定。

    与此同时,其他的一干大臣,听到天子的这番话,却莫名的觉得,话中似乎另有深意,于是,纷纷陷入沉思当中。

    再看朱祁镇这边,听到朱祁钰要交给刑部和锦衣卫共同审理,他的脸色略感意外。

    不过,看了一眼底下的俞士悦,他的眼中,又闪过一丝了然之色,轻轻哼了一声,但是到底,也没有反对,只是道。

    “便依皇帝之意!”

    于是,这么一场震动了整个朝堂的正旦大宴,总算是结束了,但是,宴会结束了,因此而起的后续,却才刚刚开始。

    正旦之日,太上皇冒雪出宫,闯入奉天殿,当着满朝宗室文武的面,爆出南宫有人意欲投毒行刺之事。

    这短短的几句话,每一句,都足以让朝野上下热议。

    不出意外的是,宴会的第二日,朝廷尚未开印,满朝上下就传出了无数版本的流言。

    首先是关于闯宫的事,有人说,太上皇虽然遇到了行刺,但是,就这么直接闯进宫中,搅乱正旦大宴,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实在是太过不识大体,有损皇家颜面。

    也有人觉得,太上皇遇刺不是小事,自然应当立刻彻查,何况,当时太子也在,如若储君有所差池,便是社稷国本动摇,自然不可耽搁,应当马上和皇帝商议。

    除此之外,议论最多的,自然还是这次投毒的幕后真相……

    要知道,朱祁镇在奉天殿中的一举一动,都被参加宴会的大臣们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消息自然很快就流了出去,尤其是朱祁镇的质疑的那一句,为什么鹤顶红如此常见的毒药,前面的几道验毒工序都没有起作用,直到最后命人试菜才尝了出来,还有最后,那两个投毒之人莫名失踪的状况,都衍生出了无数个版本的猜想。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皇帝是幕后黑手的言论,毕竟,太上皇已经暗示的如此明显了,没有这样的谣言反而奇怪,但是,这个本应该流传最广的谣言,事实上却并没有在京城中掀起太大的浪花。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听到的,看到的,都是天家兄弟和睦,兄友弟恭的场面,现在无缘无故,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说皇帝要谋害太上皇,大多数都百姓都觉得这是胡说八道。

    至于朝中的官员,他们当然知道的更多,心中也有更多的怀疑,但是这种言论可算是实打实的诽谤君上,所以,真正敢宣之于口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有人敢私下议论,也是关起门来悄悄说起,自然传播不开。

    但与之相对的是,另一种言论,反而隐隐有散播开来的趋向。

    除了皇帝是幕后主使的猜测之外,也同样有很多人怀疑,这就是一次单独的投毒事件,又或者,是太上皇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毕竟,南宫是太上皇的南宫。

    持这种看法的,不少都是直接目睹了正旦大宴过程的大臣,他们在朝中的位置更高,想的自然也就更多。

    回想起整件事,似乎从太上皇闯宫开始,就一直把握着主动权,而且,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皇帝做的,那么有一个问题很难解释。

    那就是,皇帝为什么要选择正旦这一天,或许有人觉得,是想要将太上皇和太子一同毒死。

    但是反过来想,无论投毒是否成功,这都比将是一个震动朝野的大案,而正旦之日,皇帝大宴群臣,是最难掩盖消息和做手脚都时候。

    选择这种时候投毒,实属不智,再有就是,如果抛掉一切外在的因素,只看结果的话,这次的博弈当中,太上皇明显是占了便宜的。

    要知道,天子在南宫安排有人手这一点,虽然没有人说,但是朝中大臣都隐约知道一些,而且,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以太上皇之前的作风,实在是难以让人放心。

    但是,如今这么一闹,南宫中大多数侍奉的人都被遣离,新进的人,都是由圣母来安排,虽说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但是,从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出发,也不可否认,最终获利的是太上皇……

    当然,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明着是没有人敢说的,所有人都在等着的,是刑部的调查结果,不过,这显然也不是一个短时间内可以得出结论的事情。

    除此之外,被这件事情所震动的除了朝野上下,自然还有宫中。

    景阳宫。

    吴太后坐在榻上,捧着一盏手炉,皱眉望着对面的自家儿子,问道。

    “钰哥儿,你实话告诉娘,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祁钰同样坐在对面的墩子上,面对吴氏的疑问,却并没有开口回应。

    这般态度,顿时让吴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她也不再多问,直接道。

    “如今宫里各种流言四起,皇后又闭宫自省,哀家听说,孙氏那边,已经召见了不少勋贵府邸的命妇,让她们送些奴婢进宫伺候,之前你好不容易把这后宫清理干净,如今,难不成真要让那孙氏在宫中复起,重新安插培植亲信?”

    “自然不是。”

    这次,朱祁钰总算是摇了摇头,开口道。

    “儿子今日过来,便是要请母妃帮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凯翼文学 这个主持人太专业最新章节 不正经御兽 极光之意免费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文学之泉 一人:功法全靠小猫咪带给我全文阅读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免费阅读 危机处理游戏最新章节 你是我老婆?请证明免费阅读 冷眸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