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来说,朱祁钰刚刚醒过来,虽然精神头瞧着还不错,但是身子还虚着,不宜出门。

    但是今时不同往常。

    汪氏毕竟是王府正妃,就算再迟钝,此刻也看出来,朱祁钰是想借故进宫。

    联想起刚刚成敬禀报的消息,汪氏心中颤了颤。

    看来朝中必然发生了大变故,而且看自家王爷的神情,十有墨,最喜逢迎之事。

    按理来说,曹吉祥应是成敬最瞧不上的那类人。

    可当初,却是成敬举荐的他。

    这其中蹊跷之处,细细想来,定不简单。

    只可惜,前世的朱祁钰,因着得位不正,一心将精力扑在国政之上,希望这样来取得朝野百姓的认可。

    对于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却不甚在意。

    现在想来,若是他当时多留心几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相比之下,兴安虽然因为年轻,有些莽撞,但是胜在忠心可靠。

    …………

    这次进宫,名义上还是去探望吴贤妃。

    吴贤妃是朱祁钰的生母,原先居于永寿宫。

    先皇薨逝之后,除了育有两位公主的废后胡氏,及各育有一名皇子的贵妃孙氏,贤妃吴氏,其他嫔妃尽皆殉葬。

    今上继位之后,孙氏被尊为太后,居于慈宁宫,吴氏仍为贤妃,但迁居到了较为偏僻的景阳宫。

    景阳宫位于宫城的东北角,和位于东南方的慈宁宫相隔甚远。

    想来,是这孙太后也懒得多和吴氏打交道。

    宫城共有四处大门,可供出入,分别是午门,东华门,神武门和西华门。

    当然,这四处大门并非可以随意出入的。

    午门又称五凤楼,位于正南方,乃是宫城正门,两侧有两个小门,分别称为左顺门,右顺门,是朝会之时,大臣入见奏事之用。

    神武门位于正北方,接连后宫,用作宫中贵人召见命妇,贵女入宫之用,平时也作內监,工匠等人等出入。

    剩下的两座大门,则是供大臣出入的。

    一般来说,若是天子或太子日常召见大臣,也是从东华门或西华门出入。

    朱祁钰虽是觐见贤妃,但是他是外臣,也需从东华门入。

    郕王府距离宫城不算很远,马车走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便到了东华门。

    他乘的是马车,此刻掀开帘子往外瞧,却见守卫的确森严了许多。

    宫门处,从里到外,至少有十三四个侍卫值守着。

    宫墙外头,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朱祁钰扫了一眼,还在里头见着了几个配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小校。

    宫中不许驰马,不过作为皇帝唯一的弟弟,朱祁钰被赐有肩舆,只需到了宫城外,换乘便是。

    他身子还虚着,便没有下车,只遣了兴安下去递牌子,传肩舆过来。

    不过等了一会,肩舆没来,倒是来了个熟人。

    “下官见过郕王爷,请王爷安。”

    来人一身飞鱼服,腰挎绣春刀,身材高大,国字脸,脸色略带阴沉,带着假笑拱了拱手,算作行了个礼。

    锦衣卫指挥使,马顺!

    朱祁钰目光凛了凛,开口道:“有劳马指挥使,本王大病方愈,受不得风,便不回礼了。”

    “咳咳,前些日子,本王因伤寒在府中修养,叫宫中母妃甚是忧心,今儿刚好了些,便递了牌子,想进宫瞧瞧母妃,叫她老人家安心,不想竟惊动了马指挥使。”

    现下天色已经蒙蒙亮起,雨也停的差不多了。

    朱祁钰掀开帘子,刚说了两句话,被冷风一吹,不由得咳嗽起来。

    不管他那是大梦一场,还是前世今生,总归有些事情是不会错的。

    今上宠信王振,任由其在朝中大肆结党,纠结党羽。

    王振自己,以司礼监掌印太监的身份,提督东厂,把持着司礼监和东厂两大要害。

    作为天子亲军的锦衣卫指挥使,自然也是他的亲信。

    马顺是被王振保举接掌的锦衣卫,平素依仗王振的权势,气焰也甚是嚣张,寻常人等皆不放在眼中。

    如今圣驾亲征,宫中防务,便是由马顺和驸马都尉焦敬负责。

    朱祁钰虽然瞧不上他,但是说话也还客气。

    这马顺虽然平素目中无人,但是因着朱祁钰是今上亲弟,尚算客气几分。

    不过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盯着朱祁钰,皮笑肉不笑的说。

    “王爷说笑了,太医院那边刚刚回禀,说王爷至今晨方醒,身子尚需好好将养,怎么竟这般着急,要进宫去?”

    朱祁钰神色略有些为难,犹豫了下,方道:“不瞒马指挥使,本王这些日子病得厉害,险些醒不过来,母妃性子温弱,心中焦急却不便出宫,遣人一日一问,为人子者,既已安好,自当请见,令母妃安心。”

    略停了停,朱祁钰又问道:“我昏迷着这些时日,神思不清,诸般事宜一概不知,一醒过来,便见京城九门封闭,如今到了宫门口,又劳动马指挥使亲自过来,可是京中有何要事发生?或是皇兄大胜瓦剌,凯旋班师了?”

    马顺听了他这番话,渐渐放下心来。

    别的不说,吴贤妃只郕王这一个儿子,的确是当眼珠子疼的。

    这几日郕王昏迷不醒,吴贤妃吃斋念佛,睡不安寝,差点便求到太后娘娘面前,要出宫去瞧儿子。

    郕王平素也的确时常进宫请安,若无要事,常常在景阳宫一呆就是一天,孝顺的很。

    马顺管着锦衣卫,探听消息本就是拿手的事儿,这些自然是一清二楚。

    何况,事情本就如朱祁钰所说,他这几日的确一直都昏迷着,今晨方醒,想来也不可能提早知道什么消息,不然也不会问出这等话。

    于是,马顺收起那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拱了拱手,道。

    “郕王爷,您持着皇上赐的腰牌,按理来说,可以随时入宫觐见贤妃娘娘,可不巧的是,太后娘娘刚刚下了懿旨,进出宫禁的一应人等,都需严加盘查,宗室大臣若要觐见,需得太后懿旨。”

    “下官奉旨办事,还请郕王爷体谅,您且在宫门口稍后,下官这就前去禀报太后娘娘。”

    说罢,便转身进了宫门,自去禀报去了。

    不多时,马顺便带着人回来了,只这次不单他一个人,与他并肩而来的,还有一个身着蟒袍,头发花白的宦官。

    司礼监秉笔太监,金英!

    如果说王振是内官中最有权势的一位,那么金英就是内官当中最具实权的一位。

    除了王振这种极受皇帝宠信的宦官之外,正常来说,内官都是十分讲究资历的。

    金英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早在太宗年间便已入宫,服侍过三位先帝,至先皇时,便是内宦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深受先皇信重。

    王振虽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但他同时统领着东厂,平时笼络党羽,排除异己还来不及,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处理各种繁杂的政务。

    是以除了王振觉得对自己有用的奏本之外,其他的大多数庶务,都是由金英来负责的。

    如今王振随驾出京,司礼监便是金英做主。

    金英平素便不苟言笑,这次也是一样,走到马车前,行了个礼,道。

    “内臣金英见过郕王爷,传太后口谕,命郕王入本仁殿议事!”

章节目录

纸上诡神免费阅读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最新章节 人在木叶,我的忍猫天下无敌!免费阅读 【重生】宝贝,再爱你一次 宋檀记事荆棘之歌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我在游戏里做恶龙最新章节 骂谁实力派呢百度百科 遮天:开局目睹荒天帝成仙玖0后小李 为什么要猎杀一个超怂的无辜巫师 四合院:开心的何雨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