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柳子桑心里有一丢丢自己的小算盘。

    反正人已经捡回来了,没法子了,如果留下自己以后说不定再也不用过一人一猿悲惨日子。

    咱救了她一命,不求像说书的经常说的那以什么……对,以身相许!

    柳子桑现在还不太明白什么叫以身相许,还以为是滴水之恩,倾身相报,就是倾尽全身之力报答。

    但他正好缺个暖床丫鬟,树屋的大木床一到春冬就冷的很,柳子桑总要翻来覆去很久才能睡着,若是能有个暖床丫鬟该有多好。

    暖床丫鬟这词柳子桑也是听来的,一次徐老头和徐老太吵架,被徐老太拿着鸡毛掸子赶了几条街,徐老头气愤不已,一直念叨要找个暖床丫鬟。

    当时柳子桑正好和多多在满街找“机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便一直记在心里,直到今天。

    完全不知道徐老头所说的暖床丫鬟和他以为的暖床丫鬟有差别。

    除了暖床,如果小丫头能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就更好了,他和多多都懒得很,总是将树屋弄得一团糟,这不过分吧?

    至于工钱什么的,他哪里有钱……包吃包住还不够么,直接从工钱里扣了。

    柳子桑甚至想小丫头若是调教好了还可以将多多扫地出门,做个门前吉祥物一雪前耻,让他天天嫌弃自己。

    最好再染一身黑毛,改名叫“威武大将军”!以后出门天天溜着,小丫头则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端茶倒水。

    啧啧,多霸气,多有面子!这日子岂不美哉?

    柳子桑越想越觉得有戏,脑子里闪过各种画面,嘴巴越咧越大,笑的合不拢嘴,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寻得太玄经后,柳子桑最大的心愿已了,得偿所愿,以前的毛病就犯了,回到了从前的模样:一高兴便容易得意忘形。

    这时多多扯了扯柳子桑衣角,眼睛却望着少女越瞪越大,打断他思绪。

    “子桑快看!”

    “干什么。”柳子桑很不高兴多多总是这般没大没小。

    “她,她发光了!”

    多多挠着腮帮子吱吱地叫,声音焦急,似乎真有状况。

    “发光?”柳子桑一脸疑惑,还想保持一下镇定,在多多接连催促下,只好无奈顺着多多目光望去。

    只见少女娇小身躯竟像个灯笼般发出一阵奇异光芒,在一人一猿的震惊目光下慢慢地缩小缩小……

    然后……变成了一株草?

    啥?

    柳子桑望着面前一幕愣了半天没缓过劲,心头缓缓浮出一个答案。

    被打回原形了?

    少女原先的位置上,除了件看起来绝非凡品的衣裳和一团水渍,只剩下一株奇异小草!

    小草儿长着寥寥数片青黛叶子,叶子很是修长,但萎靡不堪,草芯紧闭,若不是叶脉中隐隐有五彩流光流动以及残留的幽幽异香,看上去与一般路边野草无异。

    柳子桑头一次见到被打回原形,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多多更加,愣了好半天发不出声,毕竟没有柳子桑活的岁数久。

    多多有些不信地拾起小草儿来,扯叶子,揪草根,不管横竖怎么看都是棵草,就差放火烧了……

    柳子桑气的一掌拍在多多后脑勺上,多多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

    “哎呦,子桑你干什么。”

    “人家都受伤了,你这样弄人家不疼吗?”

    “呃。”多多一愣,才发觉有些不妥,只好悻然作罢。

    柳子桑脸色也不好看,望着小草儿有些欲哭无泪,送上门的暖床丫鬟变成了一株草儿,豪华美梦瞬间破灭,换谁恐怕心里都不好受。

    一时间不由觉得天旋地转,星河黯淡,日月无光,柳子桑身子摇摇晃晃摆了几下竟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喂,子桑!你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多多以为柳子桑突发急症,顿时趴在他胸口听心跳,闻呼吸,一顿手忙脚乱,不停嚷嚷道。

    迷迷糊糊中的柳子桑听到这话心里略微有些欣慰,心想道臭土猿还算有良心,知道关心我,结果多多下一句话让他差点没跳起来。

    “你死了没人给我铲屎了啊!”

    柳子桑气得两眼发黑,头晕目眩,几乎就要嗝屁了,本已是半昏迷状态更是突然睁开眼睛,瞪着多多硬生生从牙缝蹦出一句话。

    “你这个不孝猿!”说完头一歪便昏过去了。

    此时,与树谷不远的万尺高空,白云悠悠。

    几个衣着华贵的大汉脚踏浮云,凭空而立。

    为首大汉手中提着只青色大鸟,大鸟昔日华美羽翼黯淡无比,修长的脖颈被大汉死死抓住,眼里已无光彩,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还是被她跑了,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高度掉下去怕是十死无生。”身后一个方脸大汉道。

    “都怪这畜生坏事,不然我们定然能抓住那丫头!”众人中一人出声。

    “这鸟是三青鸟后裔,能阻我们片刻也不堕了它先祖的名头。”

    为首大汉面貌奇特,明明是人脸额上却长着个古怪弯角,角中有雷光若隐若现,听了属下的话摇了摇头,缓缓地道。

    这群人似乎修为不高,但身上隐隐传出无比危险的强悍气息,以及几人所站在的万尺高空,显然不是连人形都未修满的寻常妖怪所能做到的。

    “带着一个重伤小丫头逃了数万里,宁死不从倒有些骨气。”一人瞥了眼死去多时的青鸟,望向为首的大汉道,“我们就这样回去复命?”

    为首大汉再度摇了摇头,眼眸中精芒一闪,身上陡然爆发一股惊人威压席卷这片天空。

    令身后几人身子皆是一震,纷纷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惊骇,大气不敢出。

    为首大汉淡淡道:“一只小妖而已成不了气候,但……斩草要除根!查下这是何处,派人细细搜寻,一旦见到连同关联之人就地格杀,不必上报!”

    “是!”

    几人连忙抱拳应道。

    “为什么我们不自己下去找?”

    人群中,却有一胖汉对为首大汉的威压不受什么影响,反而有些疑惑道。

    大汉还未开口,胖汉身旁的瘦小汉子便猛拍一下胖汉脑袋道:“说你笨你还不信!”

    生怕为首大汉责骂,瘦小汉子连忙说道,“这里不是我等的地盘,我们不请自来必定惊动此地的妖王!妖王领地意识很强,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哦……”胖汉点点头,似有所悟。

    “亏你身怀饕餮血脉,瞧瞧你这样儿!哪里有点太古凶兽的模样?”瘦小汉子见胖汉傻里傻气,忍不住阴阳怪气道。

    “好了黄云妖,高岩血脉虽比你这个返祖体强悍,但还未觉醒,不必过于苛责。”

    为首大汉话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把青鸟尸体丢给黄云妖:“归你了。”

    “谢谢大哥!”

    黄云妖接住大鸟尸首,顿时笑容满面,心里乐开了花,不再和胖汉拌嘴。

    三青鸟纯正血裔的完整血骨可是极为难得的好东西。

    旋即抬起瘦小枯手随意招了招,一阵黄风卷起众人消失不见。

    柳子桑和多多全然不知从他们捡到这无名少女开始,危险便悄悄来临。

    几天后,擎天巨树上,艳阳高照。

    柳子桑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一脚搭在床头一脚连在地上,头则向着床尾,睡姿极其糟糕。

    翻了个身,兽皮裙掀开一角,露出了半边屁股蛋儿。阳光穿过窗户,照在这常年因打猎而颇有些圆挺的翘臀上,熠熠生辉,极为耀眼,让人不禁有种想摸的冲动。

    名副其实的太阳都晒屁股了,依旧没有起床的迹象。

    柳子桑忽觉脸上一阵瘙痒,像是什么事物蠕动,挠个不停。

    “多多别闹了。”

    柳子桑极不情愿地用手拨开,微微砸了咂嘴,还没睡醒,梦呓道:“没到晌午别叫我……”

    片刻后,瘙痒继续,柳子桑有些烦躁,再度拨开。

    消停一会儿后,那事物又晃动起来挠他脸颊。

    柳子桑逐渐不耐起来,心道臭土猿真是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给点颜色还开染坊了!

    “多多!”柳子桑腾地坐起,正欲好好“教导”一番。

    但床上空空如也,不见多多,而是床底悠悠飘来多多的懒散声音:“什么事……”

    多多懒懒地抬了抬尾巴以示回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醒:“难道是开饭了?”

    柳子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顿数落:“开什么饭,整天就知道吃吃吃,能干点别的吗。”

    “还有睡觉。”多多揉了揉惺忪睡眼,对柳子桑的话大概是习惯了,倒也不恼,奇道,“你不用吃饭睡觉吗。”

    “呃……”

    柳子桑一时语塞,不知作何回应,似乎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小脸一红转移话题道:“你刚才干什么老是挠我?”

    “挠你?”

    多多愕然:“我什么时候有这个闲心情。”

    柳子桑盯着多多的猴尾巴,这是最有可能的作案凶器,满脸不信道:“这里除了你就是我,不是你难道是鬼吗?”

    “这里是岚国,鬼可不在这。”多多指向柳子桑怀里,“你说的是不是它。”

    柳子桑低头,只见一株奇异小草夹在自己的衣服与胸膛处,随即微微一怔,差点忘记了这件事。

    原来那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柳子桑昏了过去后,多多见并无大碍,饭点又到了,肚子饿的咕咕直叫,索性跑去找果子吃了。

    回来后发现柳子桑早已醒来,抱着小草儿难过的正起劲,也无心吃东西,后来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明星疑是精神病最新章节 我跟你姐离婚了,你还不走?最新章节 剑灵她不想努力了免费阅读 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免费阅读 东篱文学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春风文学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一片雪饼 相知阁 我的替身很多最新章节 俺寻思这挺合理的免费阅读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李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