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人有些愕然地看着一人一猿,这少年吃的多吃的快还能接受,多多一只妖兽张开看似只能塞下鸡蛋的嘴巴,却是一口一个肉包子,都不带嚼的,活像饿死鬼投胎。

    半晌,两人将桌上食物席卷殆尽后,吃饱了的柳子桑掂了掂圆滚滚的肚皮,感觉接下来三天不吃不喝都可以。

    “苏姐姐结账,上次赊的账也一并清了!”柳子桑声音清亮,底气十足,此刻俨然是副小暴发户模样。

    连带着多多也吱吱几声,笑嘻嘻道:“对,清账清账!”

    哼哼,咱们现在可是有钱人了,区区清账何足挂齿。

    苏念盈盈一笑来到桌前。望着柳子桑嘴角犹自沾着一粒饭粒,黛眉微蹙,便伸出纤纤玉指摘下放入口中吃掉,惹得周围一众客人一阵狼嚎,嫉妒不已。

    “子桑弟弟,浪费食物可不好。”

    苏念美眸里流露出几分特别的善意,毫不在意周围人的反应。

    自己在小镇的时日不短,来店里光顾生意的客人基本是镇里的居民,相互都认识。但大多数客人都是一口一个老板娘叫她,把人都叫老了,解释了几次自己尚未婚配,情况也没多大好转,颇为无奈。

    后来苏念问了一个客人才得知,似乎老板娘这称呼能让她添了几分成熟之感,说是什么人妻……很合一些古怪客人的胃口,让苏念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唯有面前这个长得有些稚气的少年每次来到店里都会甜甜地叫她一声“苏姐姐”,而且每次来店里吃饭必点一大桌饭菜,又不讨价还价,这样的小客人谁会不爱呢?

    时间一长,苏念很难不对柳子桑好感大增。

    面对苏念的娇声轻斥,柳子桑只是愣了愣,便点头应了下来,完全没注意到苏念对他和对其他客人有些小小的不一样。

    “苏姐姐,今天这顿多少钱?”柳子桑拍了拍腰间钱袋,信心满满地冲着苏念笑道。

    苏念翻着账本,嫣然一笑道:“算上上次的,一共一百六十八白妖币!”

    柳子桑刚拿出钱袋,闻言顿时人傻了:“啥?”

    见状,苏念美目顿时弯成了弯弯月牙,美眸中笑意更甚,重复道:“子桑弟弟,一共一百六十八。”

    “苏姐姐,怎么会这么多?”

    “本来是不多的,但子桑弟弟刚才你可劲儿说‘多多,今天敞开肚皮吃!’‘苏姐姐,再来份阳春面!不,两份!’这样的话,一下子就吃了几十盘呢。”

    苏念有模有样学起柳子桑的口吻,眉眼里不乏一丝可爱的捉弄之意。

    “这……”

    看着一旁堆得犹如小山般的盘子,柳子桑呆了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刚才吃的太痛快没注意,一下子就飘了。

    可没钱结账如何是好,总不能又赊账吧,毕竟那么多客人看着,饶是柳子桑脸皮颇厚此刻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以后咱还要在这一带混呢!

    “多多,你有没有钱借我一点。”无奈之下,柳子桑只好硬着头皮对多多说道。

    “什么?你管一只妖兽要钱?还是一只厚土猿?”多多惊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柳子桑小脸一红,索性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恶狠狠地道:“赶紧拿出来,我知道你一直藏了私房钱!”

    多多心里咯噔一下,眼睛滴溜溜一转,转移话题道:“我俩的钱不一直是你拿着吗。”

    “哪里够,刚才吃东西就属你最猛了,光是肉包子就足足点了六大盘!还有三大碗炒饭,一只蜜  汁大烧鹅……”柳子桑果然中计,扳着手指头数的仔仔细细。

    多多嘟囔道:“不是你说敞开肚子吃的吗。”

    “我是让你敞开吃,可我没让你把咱们吃破产啊,你看你明明是只土猿,却比猪还能吃,那么多肉包子不知道你肚子怎么装下去。”柳子桑瞥了眼多多的肚皮。

    “你也吃了,我可看见你牛肉面吃了八碗!”多多据理力争,摆出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

    一人一猿一时间唇枪舌剑,争得脸红脖子粗,难分高下。

    这时柳子桑却奸诈一笑,道:“不给钱是吧,信不信我把你每隔两天晚上就去……”话没说完,就被多多将嘴死死捂住。

    “死子桑,你敢说出去我跟你没完!”

    不一会儿,柳子桑奸计得逞,拿着一股带有猴骚  味的妖古币付完账,小脸满是得意:“非要逼小爷我出杀手锏,早知如此,何必刚才!”

    多多苦着个脸,欲哭无泪:“柳子桑你个禽兽,你不是人!”

    “我本来就不是人。”柳子桑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疼不痒的道。

    正当两人要走出饭馆离开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轻急的脚步声。

    “苏姐姐?”

    柳子桑和多多转头,见来人是苏念,向来成熟稳重的苏念神情罕见的有些焦急,短短十几步距离竟已微微喘气,平日很少这样。

    “子桑弟弟,这株草是你的吗?”

    苏念抬手露出一截洁白皓腕,只见一只纤纤玉手中,静静躺着一株奇异小草。

    柳子桑一呆,连忙摸了摸身上放小草儿的地方,果然空空如也,想来是刚才吃饭时太激动不小心掉的。

    “是我的。”柳子桑道了声谢,接过小草儿一股脑塞进怀里。

    见到柳子桑这般随意的举动,苏念美目不禁微微睁大,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下。

    苏念眼神复杂地望了柳子桑一眼,认真道:“子桑弟弟,这株草很危险,一定要丢掉!”

    “为什么?”柳子桑愣了愣,妖灵前辈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如今苏念姐姐也这么说,难道真如他们所说的小草儿会招来祸患。

    苏念红唇微启,欲言又止,随后轻叹口气,没有说为什么,也没有问柳子桑小草儿是怎么来的,只是摸了摸柳子桑的头。

    “子桑弟弟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相信姐姐,这是为了你好。”

    “可是……”柳子桑张口欲言。

    “子桑弟弟不要问了。”苏念摇了摇头,以为柳子桑要问小草儿的事,转身离去道,“找个时间把这草丢掉。”

    柳子桑望着苏念的窈窕背影,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想法。

    小草儿一直都这样吗,总是不太受人待见,虽然自己也不怎么招人喜欢,但也没到令人厌恶的份上。

    如果真像前辈说的那样小草儿是灾厄草,但她自己也不愿意招来灾祸的吧?

    想到此处柳子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柳子桑微微一顿,拿出小草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就是叶子好像有点焉了。

    等等,焉了?

    多多蹿到柳子桑肩上,提醒道:“子桑,你再不做点什么这草就枯死了!”

    “啊,那怎么办?”柳子桑闻言一惊,这才意识到小草儿毕竟是株草,到底也要浇水施肥这件事。

    “真是笨,当然是找个地方种起来。”多多直立起身,插着腰指点江山一套一套。

    柳子桑恍然大悟:“种在咱们家门口?”

    “那没几天就被你踩死了!”

    “这……那种在树底下?”

    多多气不打一处来:“真笨,如果是普通花草倒也罢了,可这小草是有道行的木精不能如此。树谷里的大树会吸食周围的灵气和养分,小草又受了重伤,很难和大树争食,长此以往,再过一千年也未必能化形。”

    “那我没办法了。”柳子桑摊了摊手,一脸一筹莫展的样子。

    柳子桑确实没办法,像石精,草木之精这类妖修炼极难,因此在大荒中也是颇为少见,更别说是小草儿这种本就修成了人形却又被打回原形的特殊情况,柳子桑不知道怎么做很正常。

    多多没好气地瞪了柳子桑一眼:“你还剩多少钱?”

    “哪还有钱。”柳子桑掏掏口袋,叹了口气道,“刚才全在苏姐姐店里付账了。”

    多多无语,瞥了一眼焉了吧唧的小草儿心中闪过一丝不忍,反正救也救了,索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像是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儿掏出来几个白妖币放在柳子桑手中:“记得要还。”

    “哇,多多你居然还有这么多钱!”

    柳子桑惊叹,刚被他坑了一把居然还有钱,果然厚土猿不可小觑。

    听到柳子桑的赞叹声,多多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兴致大发跳到旁边一处矮墙上双手叉腰,很是骄傲地高昂起头,十足的猴模人样。

    “哼哼,崇拜吧?羡慕吧?”

    见多多这般模样,柳子桑眨了眨眼,顿时灵光一闪,犹如戏精附体,双手做祈祷状,看向多多眼中闪烁满满崇拜之光。

    对天疾声大呼道:“多多大人,我对您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大荒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多多大人请受小的一拜!”

    柳子桑声音之大几乎盖过了街道上的喧闹,动作之夸张甚至跪倒在地,朝多多拜了一拜!

    两人的举动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不约而同向两人投来异样目光,霎时间整个热闹街道竟静呆数息。

    一人一猿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地吸引了整条街的目光!

    妈呀,这两个奇葩从哪冒出来的,在场众人尴尬得脚趾抓地,一个个禁不住打寒颤,这马屁拍的,哦不,这猿屁拍的绝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

章节目录

苟在异界成武圣最新章节 深海渔夫txt下载 长生武道:我有一只金蝉分身滚远 重生之悠闲山村生活免费阅读 柚夏小说网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独一小说 凡人:天南第一体修百度百科 人生1984免费阅读 混沌冠冕免费阅读 人在尸兄,单挑龙右txt下载 别人科举我科学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