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试炼。

    大荒中人人都知道的盛会,每隔三年,无论在任何妖国,各大小妖城都会为每个妖族之人举办一场成人礼,这个成人礼就是成人试炼!

    任何妖族之人在达到了成年的年纪都可以参加,柳子桑也可以。

    据说,各妖城会将所有人的试炼成绩做一个排名,每个成功完成成人试炼的人都可以得到一份奖励,而排名越高的人得到的奖励也越丰厚。

    更重要的是,许多大小妖族为了将一些有实力有潜力的青年才俊招入麾下,都会看试炼排名。

    排名高者,便有更好的待遇,以及更多机会进入大妖族,而在大妖族中修炼资源自然也更为丰厚。

    因此,这个排名也成为了一些地方衡量年轻一辈实力的重要指标。

    对于这点,柳子桑颇有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之感,因为他也想会会明岚城中一众青年才俊,看看自己能排到什么地步。

    像柴进生这种大族子弟应该也会参加,到时候在试炼中碰到了,说不定还能相互关照一下,岂不是美事。

    再说了,有白送的奖励不拿白不拿,这种好事柳子桑怎会错过?

    “你言而无信!”

    数座根屋间的长廊中,柴荣海脸上肥肉激动地抖了起来,对着柳子桑怒声道。

    “我可没答应你什么。”柴荣海对面,柳子桑淡淡道。

    “何况,也曾有人向你这么求饶过吧,你放过她们了吗?我若放你走,让你再去祸害其他人吗?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江凝姑娘出手,她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说至最后,柳子桑声音愈发冰冷,冰冷得仿佛不掺杂一丝情感。

    “混蛋,我跟你拼了!”

    柴荣海胖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之色,身体忽然一躬,避开了脖子上的长刀,从怀中掏出一把铁质匕首,径直插向柳子桑心脏!

    柳子桑脸色微变,由于距离太近,闪避不及,只得抬手抓住柴荣海手腕将匕首往下压。

    嗤!

    铁匕轻易而举地刺破护体妖气,深深扎进柳子桑小腹中,一抹刺眼鲜红顿时染红了衣裳,柳子桑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该死!”

    见没有命中要害,柴荣海怒骂一声,正欲拔出铁匕故技重施,可柳子桑哪里会让他得逞,抓住手腕的大手瞬间灌入妖力,变得宛如铁钳一般死死抓住手腕,令柴荣海一时间难以挣脱。

    另一只手则化拳为掌,荒灵境高阶妖力悉数倾泻而出,狠狠地拍在其胸膛上!

    “噗”的一声,强大的反震之力将柴荣海震得后退数步,胸中一阵激荡,一大口鲜血忍不住喷出,肥厚嘴唇也变得苍白无比,显然,这一击让柴荣海受伤不轻。

    铁匕依旧留在小腹,经过两人刚才一番拉扯,小腹处伤口撕裂得更大了,柳子桑强忍剧痛拔出匕首,一步步向柴荣海走去。

    接连的偷袭失败,令柴荣海不敢再轻举妄动,察觉到柳子桑凛然的杀气,神色急剧变化,直接双膝一弯跪倒在地,狡辩道:

    “柳少侠,刚才纯属意外,纯属意外啊!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放过我一马吧!”

    “意外?若是刚才我没挡住,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了吧?”

    柳子桑冷笑一声,世上怎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不再与其废话,轻微的破风声响起,一道寒光闪过,柴荣海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眼骤然瞪大,身体软软倒了下去。

    胸口处插着一把没至刀柄的匕首。

    “这是还给你的!”

    说完这句话,少年捂着伤口缓缓消失在长廊。

    片刻后,柳子桑来到监牢,柴进生已经破除结界,带着归降的守卫解救出自己曾经的手下,其中便有柴木。

    随后将剩下的一些负隅顽抗的守卫解决掉,包括最先那名欺压重水牛少女的守卫,柳子桑来的时候发现其衣衫不整,倒在了血泊之中。

    柴木说,此人是六长老一脉的族人,原本因触犯族规,被关押在此,是真正的犯人。二长老等人叛变后占领此处,便将其放了出来,摇身一变成了看守这里的守卫。

    同时也是这座监牢另一名高阶高手,经常仗着修为高强对他们施暴,他们赶来时正欲对两名少女行不轨之事,被柴进生的一众手下一拥而上,乱刀砍死。

    至此,被关押的直系一脉的族人都被解救了出来,祝江凝也不例外。

    根屋里到处都是对柴进生和柳子桑的感激之情,说“多亏少族长及时相救”,“就知道少族长不会忘记他们”之类的话,唯有祝江凝不安地站在原地,美目时不时看向一处通道。

    不知道为什么,祝江凝有些害怕,即便这监牢已经没有什么能对她造成威胁了,尽管柴进生就在旁边,可他的身边现在围满了重水牛少女,祝江凝插不上话。

    周围也尽是陌生面孔,叫不出名字。

    人群中,柴进生慢慢回到了昔日的少族长,众星捧月,耀眼夺目,谈笑风生地回应族人的话。

    许久后,柴进生终于抽出身来,似乎看出祝江凝的顾虑,笑着安慰道:“祝姑娘不要担心,柳兄弟修为高强,不会有事的。”

    “嗯。”

    祝江凝轻轻应了一声,美目却依旧看向通道。

    直到那道熟悉身影出现在眼中。

    “流氓,你终于来了!”

    心中一块悬着的大石终于放下,祝江凝飞也似的扑到柳子桑怀里,喜极而泣。

    坚实胸膛上传来某处柔软,独有的处子幽香萦绕鼻尖,久久不散。

    也许是分别太久,也许是险些生离死别,柳子桑没有像往常因为称呼而神色尴尬,只是微微一怔,脸庞上露出一抹极为柔和的笑容,缓缓抚摸着祝江凝的头。

    “嗯,我来救你了,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到你?”

    “没事。”

    俏脸上挂着泪痕,祝江凝摇了摇头,嗔怪道:“你才没事吧?那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不好对付,呀,怎么这么多血?”

    祝江凝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柳子桑小腹处有大片血迹,顿时神情紧张起来。

    柳子桑连连摆手,满不在意道:“害,没事,学艺不精,被偷袭了一下,现在已经不流血了。”

    “还说没事,这么深的伤口!快躺下,我给你包扎!”

    远离监牢的一处地方,柴木领着几人来到一个僻静房间。

    与被改成监牢的根屋不同,这是一间普通的根屋,床榻桌椅,一应俱全,窗户也由树根交缠而成,粗犷中带着几分自然的朴素之美,十分具有重水牛族特色。

    这里和树谷的木屋有几分相似,但陈设却比木屋要好太多。木屋的桌椅板凳都是柳子桑粗制滥造的,将就着用还行,比较结实耐用,可要论美观程度,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被祝江凝强令着躺下,柳子桑只好无奈照做。

    一旁,柴进生也微微一笑:“柳兄弟,你就听祝姑娘的吧,受伤了就好好躺着,我有许多上好伤药,已遣人送来。你好好养伤,静养一段时日,等你伤好后,我再大摆宴席好好款待你们!”

    柳子桑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伤虽然不小,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和在毒云泽,吞木沙蜥领地时的受的伤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以他的强悍体质,不出三四日,应该能痊愈得七七八八了。

    不过……柳子桑目光投向身旁的祝江凝,望着那张被关了好几日,消瘦得令人心疼的脸蛋儿,心想这样也好,可以让祝江凝也好好修养一下。

    这段时间一直在战斗,精神紧绷,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念至此处,柳子桑闭上双眼,不过片刻便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柳子桑一直躺在床上养伤。有柴进生送来的伤药和祝江凝的悉心照料,不过短短两天,小腹处的血洞便结了一层厚厚血痂,最多再有半天,血痂就会脱落,长出新生的柔嫩皮肤。

    到了那时,柳子桑又能活蹦乱跳了。

    重水牛的饭菜不错,柴进生每天都吩咐人送来一大堆美食,不少都是用带有灵气的灵果灵药做成的,其中就有让祝江凝颇为喜爱的水月花羹!

    “柳少侠,祝姑娘,今日的吃食到了。”门外,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

    “请进。”柳子桑道。

    一名身形娇小的青衣少女推门而进,手上端着托盘,上面放着颇为精美的菜肴,一缕缕独特清香飘散而出,令人食指大动。

    若是仔细看少女面容,便会发现有些眼熟,正是那日在监牢被守卫暴打的两名少女之一,名叫柴冬儿。

    被解救出来后,柴进生让她留下来照料柳子桑二人,自己则带着一众手下去清理剩下的叛徒余孽,重水牛族经此一乱,遗留下许多事情,柴进生忙得不可开交。

    族中固然有柴万胡和几名长老,但他们是大人物,不会亲力亲为去做许多琐碎小事,这些事情就自然而然落在了柴进生这一小辈身上。

    由于柴震天及时出山,沈冥沈钟拼着折损根基,方才凭着烈火妖灯大败而归,不然就永远留在了后山。

    六长老当场被斩,七长老重伤被擒,柴震天欲要杀他,却在柴万胡和五长老的求情下暂时饶了他一命,被关在重水牛族最为严密的监牢中,任何人不得靠近。

章节目录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快穿】黑化反派,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