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还疾言厉色的老袁头,一见到袁泗就换上笑脸,讨好地笑:

    “儿子,我过来看看你,顺便帮帮你忙。”

    袁泗一看旁边阴凉处坐着的云团,心下了然,瞥了一眼老袁头。

    “你在这胡闹啥呢?快回去养病去吧。”

    老袁头略带委屈道:“儿子,我身体好着呢,就是脑子记不起来,你得让我出来透透气,我一开心,说不定就记起来了。”

    话说得一点也不好反驳,“那你去旁边待着吧。”

    老袁头高兴了,又说:“我这可不是胡闹。你听我的,用我的方法训练这群兔崽子,绝对事半功倍。”

    袁泗拿眼睛瞅了瞅老袁头,“你有什么方法?”

    “你要训练他们,一定要整顿好队伍,五人为一伍,每伍设一个伍长,两伍为一队,设一队长,十队为一百户,设一百户长……”

    “你等一下,我这拢共也就百十来个人,用不着你那些个东西。况且我们这又不是打仗,平日里巡视一下,管管闹事的、偷窃的……”

    “愚蠢!”老袁头突然加重了语气,这还是他第一次跟袁泗这样说话,看起来是真生气了。

    “平日就得过且过,真正遇到敌人的时候,就只有等死的份!”

    “我们,我们平日里也没什么敌人……”

    “糊涂!山上的土匪不是?为钱杀人的强盗不是?平日严加训练,关键时刻就能保命,你们死了不当紧,你们身后的百姓呢?!”

    袁泗被老袁头这突如其来的阵仗给惊到了,“那,那您继续说。”

    老袁头继续道:“每队两伍,相互搏击,训练战斗能力;五队为一个阵营,训练团队攻防配合;十队为一个百户,根据平日训练的成绩组成前中后军和左右厢军……”

    老袁头威风凛凛地站在众人面前,滔滔不绝,袁泗和汉子们听得瞠目结舌,恍惚间觉得他们马上要上战场了。

    这些汉子们都是来自边郡,其中一个人听着听着,竟哭了出来。

    老袁头厉声问道:“你哭什么?”

    那汉子哭道:“我想到我的老家,北蛮子在那边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将他们抽筋扒皮,剁成碎片!”

    老袁头点点头,“你现在回去,也不过是让北蛮多杀一个人,什么也改变不了。”

    边郡的汉子们被这句话触动了,是呀,他们就算再生气又如何,还不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当北蛮的铁蹄践踏过来的时候,他们也只有被赶着逃走,如丧家之犬,将家业全都抛下。

    “袁老爹,您教教我们,如何才能变强,终有一天,我们要杀回家乡,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老袁头道:“只靠你们单枪匹马是不成的,唯有训练出一支出色的军队,才有可能诛杀北蛮于刀下。”

    “我们不怕吃苦!”

    “我自然不怕你们吃不了苦,军令如山,如有违者,斩立决!”

    袁泗:“……倒也不至于。”

    老袁头只好改了口:“违抗命令者,必然重罚!”

    汉子们热血沸腾,积极响应。

    老袁头心中欣慰,开始按照自己脑子里的那一套训练起这些汉子们来。

    袁泗在旁边瞧着,心中愈发狐疑老袁头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如此熟悉军中事务,想必是来自军中。

    很大可能是一个老兵,打了许多年的仗,如今告老归乡了。就是太可怜了,临了把脑子烧坏了,家在哪都忘了。

    袁泗决定对这个老兵好一点,毕竟也是为百姓们上战场拼杀过的,如今他们在这边过着安宁的日子,离不开这些人的付出。

    另一边,断眉拎着人,领着几个兄弟,来到了正宴请宾客的胡顺府上。

    新上任的管家迎上来,吓了一跳,上岗第一天就遇上这种凶徒,“您,您找谁?”

    “我找你们家主子!”

    “我,我现在就去通报。”

    “不必了。”断眉一脚踹开大门,领着人径直走了进去。

    胡顺和胡凌霄得知消息,快步赶了过来。

    “你就是这家的主人?”

    胡顺连忙点头,“壮士,今日是小人家的乔迁之宴,咱们有话请到偏厅好好说。”

    断眉将赤膊的铁钉给扔在地上,胡凌霄慌忙捂住眼睛,丫鬟铁树却惊叫一声“哥!”扑了上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胡顺问。

    断眉伸出手来,松开,从掌心悬下来一枚金镶玉,“我只问你们,这个东西,从哪来的?”

    铁树前一刻还满面怒容,一看到那金镶玉瞬间傻了眼。

    胡凌霄也认出了那枚金镶玉,是前阵子喝死的那老头的,她本来叫铁树给拿去扔了,现在怎么到了这人手上?

    她瞥一眼铁树,心下明白,怕是这丫头贪心,给偷偷留下了。

    该死的丫头!给自家惹了这么大的祸患,如今人家家人寻上门来,该如何应对?

    胡凌霄脑子飞速转动,那边铁钉已经吆喝出来:

    “妹啊,你快说这东西是你给我的,可不是我偷来的呀!”

    铁树慌成狗,她贪下这个坠子,给哥哥的时候并没有说这坠子的来历,本想让哥哥拿去换了钱,没想到他自己戴了起来。

    眼看小丫头吞吞吐吐不说,断眉一甩手腕,一枚短刃直接插入铁钉的大腿。

    “啊!”铁钉一声惨叫。

    “你这小小丫头从哪里弄来的,还不快说!”

    此刻铁树脑子乱成浆糊,嘴里说道:“是我,是我捡来的。”

    断眉一个眼神,身旁一个汉子一把薅住铁树,强迫她抬起脸来,“在哪捡的?”

    铁树哆哆嗦嗦:“在,在大街上。”

    那汉子嘴角一呲,将铁钉腿上的刀拔下来,血淋淋地抵在铁树脸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老实说!”

    铁树直接吓尿了,一股骚味传进在场众人的鼻腔。

    “是我的东西!”生怕铁树挨不住说了真话,胡凌霄抢先一步说道。

    “你的东西?”断眉玩味地看着胡凌霄,慢慢走上前来,“你倒要给我好好说清楚,要是有一点隐瞒,你府里今日乔迁宴就变丧宴了。”

    胡凌霄饶是胆大,也有些腿软,直接跪到了地上,颤巍巍道:

    “这是,这是一位老爷爷赠与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