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

    诸圣地的一处山峰当中,两道身影凭空出现,正是李君和魏星河。

    因为担心屠神联盟众人的安危,李君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诸圣地。

    这一路上,李君甚至没有时间炼化得到的那几滴神血。

    两个人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回到了莫空城。

    只是刚要返回小空间,就在大街之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阎老。

    阎老是李君第一次来莫空城所坐之船的负责人,当时,阎老还带着李君去见了他的主人刘家家主刘赫,不过刘赫比较势利眼,最终有了一些不愉快。

    在阎老身边还跟着两个年轻人,此刻,阎老刚好转头看到了李君,脸上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他急忙来到李君的面前。

    “李先生,你回来了?”

    “阎老,听说上界之人降临了,屠神联盟的情况如何?”

    李君现在关心的是屠神联盟众人的安危。

    “屠神联盟倒是没出什么事,他们都在小空间里面,那上界的神一时也无法破开。”

    听到这话,李君顿时长松了一口气。

    只要屠神联盟的人没事就好,否则以他们的实力的,被上界之人闯进去,恐怕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只是……”

    阎老有几分欲言又止。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君眉头皱起,同时身上有冰冷的杀意浮现。

    屠神联盟里有太多对于李君重要的人,比如师父纳兰龙君,赵一剑,比如顾妍,还有栖霞谷的人。

    这一瞬间,周围十米之内,刹那间如同寒冬。

    跟在阎老旁边的两名青年本来在悄悄的打量着李君,想要看看这个屠神联盟的盟主究竟有何奇异之处。

    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可当李君身上的杀气散发出来的刹那,顿时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我的天呐!自己也曾见过诸圣地的那些大人物,无论哪个大人物,也没给自己这样恐怖的压力,感觉自己灵魂都要被冻僵了,不愧是诸圣地的第一强者。”

    阎老在李君这强大的气势之下,也不由打了个冷颤,急忙开口道:“你放心,他们没什么事情,只是因为上界之神打不开小空间的入口,所以决定布置一个大阵将入口轰开。”

    “因为阵法规模太大,一时半会儿无法建成,所以诸圣地许多世家大族都主动出手帮忙,出人出力,以此来讨好上界”

    “你若再晚回来一些时日,说不定阵法布成,小空间就被轰开了。”

    “哦,这么说,这些诸圣地的家族是甘心做上界的走狗,联手对付我屠神联盟了?”李君脸上露出几分冷笑。

    上一次上百个世家联合,结果被他把为首的几个人给杀了,狠狠的震慑了一番,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不长记性。

    阎老苦笑一声。

    “诸圣地之人对上界畏惧到极点,而且他们听说上界之神前往小玉京去追杀你,都认为你无法活着回来,自然要提早的站队。”

    “本来这些人不参加屠神联盟,对上界之神畏惧,我也可以理解,但敢帮着上界来对付屠神联盟,这就是找死了。”

    李君眼神无比幽深。

    如果不是李君及时赶回来,恐怕因为这些人的帮助,整个屠神联盟都将遭受灭顶之灾,这已经触犯了李君的逆鳞。

    “小空间并没有被破开我就放心了,至于诸圣地这些助纣为虐之人,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着,李君谢过阎老以后,带着魏星河快步向屠神联盟的总部走去。

    而此刻的山顶之上,人来人往。

    来自诸圣地各势力的人正热火朝天的修建着阵法。

    各世家之主亲自当监工,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面喝着茶,品着水果,分外悠闲。

    “钟家主,令兄死在了李君的手上,如今换了你做家主,等到阵法布成,轰开小空间的入口,你可一定要多杀几人为令兄报仇啊!”

    俞家主俞时龙笑呵呵的说道。

    如今投靠上界的势力当中,就数钟家,俞家,宋家,雷家四大家族地位最高。

    钟家家主钟浩森脸上露出几分冷笑:“那是自然,三个月前,李君那个混蛋杀死了我的哥哥,我钟家堂堂诸圣地顶级家族,却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我钟家轰开屠神联盟的大门,这正是因果轮回,至于李君那个狗东西,此刻必定躲在小玉京的无名角落里瑟瑟发抖,只要他敢冒头,上界之神必定取他狗命。”

    ?“是啊,想到李君那个混蛋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样子就让人痛快啊!”

    宋家家主宋亚杰不由哈哈大笑道。

    “几位还是要慎言啊,此次帮助上界对付屠神联盟,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雷家家主雷成业忍不住开口。

    “你怕什么?”

    宋亚杰拍了拍雷成业的肩膀。

    “上界之神出手,你觉得李君那个狗贼还能回来不成?”

    “李君是什么实力,最多也就神境九层,可上界之神可是有长生境巨头的存在,尤其到了小玉京,他们的实力根本不会被压制。”

    “双方一比,云泥之别,李君必死。”

    “哈哈哈哈。”

    宋亚杰一脸得意的大笑。

    只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在他的视线当中,一道身影正从山道上缓缓的走来。

    “谁说我必死的?”

    玩味的声音响起。

    在座的四个人脸上的表情全部变得僵硬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