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大家都没有放在心里,不过是转眼之间就忘在脑后了。

    可是当事人却在耿耿于怀,一路上都在担心。

    而前面车上的苏小甜等人并不知道,或者说,已经知道了,但是并没有太放在心里。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汽车终于到达了展览中心。

    苏小甜等人先后从车上下来。

    韦副团长手中拎着不大不小的箱子最后一个从车上下来。

    然而,就在韦副团长刚从车上下来,让人惊讶的事出现了。

    竟然有一辆摩托车忽然从斜刺里冲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韦副团长手中的箱子就跑。

    “抓住他,来人,快抓住他!”

    韦副团长等摩托车都已经窜出去好一段路程之后,才终于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冲着在场的其他人大喊起来。

    显然,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小甜看了一眼貌似惊慌失措的韦副团长,然后也帮着喊起来。

    段部长则是黑着一张脸,问一旁急匆匆赶过来的保安。

    今天这样大型的活动,安保自然是能保障到位的,可是,就在严密的安保人员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实施抢劫。

    “保安先生,这就是你们的安保工作?我们刚下车,就遇到了劫匪,你们竟然没有做事先的防范?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段部长这一番话说得中气十足,表达了自己义愤填膺的情感。

    然而,当保安看到段部长是华国人的时候,脸上其实已经带上了几分轻慢的意思。

    没错,就算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是看不起华国这个落后的国家的。

    如果不是今天这个事实在是他们疏忽导致,他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过错方,这样大型的展览会,他们不能什么表示都没有。

    保安开始道歉,可是,他道歉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不屑。

    “尊敬的先生,这件事,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但是,你们自己保管不善,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苏小甜简直要被这个保安如此不要脸的论调给气笑了。

    竟然还有人能公然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吗?

    什么叫做自己保管不善?

    其实,保安人员也奇怪,为什么这个劫匪别人的东西都不抢,直接就对着华国代表团动手?

    保安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华国太落后了,以至于让所有人都觉得,华国更好欺负。

    甚至,保安敏锐地感觉到了,今天这一幕,应该是有人想让华国出丑丢人。

    要说其中没点儿说不得的东西,他可不能相信。

    但这样的话,并不能明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们主办方对于参展单位的物品丢失就是这样的态度?我要投诉你们!”段部长适当地表现出一点焦虑的情绪。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显然,这个人的身份要高于之前高高在上的保安。

    “尊敬的先生您好,都是我们工作失误,才导致这样的问题出现,我们一定尽快弥补并为我们的工作不到位表示道歉!”

    这位的态度和之前的小保安比起来,可是要好上很多。ghXSw

    鉴于对方已经表现出了良好的解决事情的态度,段部长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这个箱子里,装着我们今天要用到的很重要的东西,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将属于我们的东西追回来。”

    段部长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决,气势也不差,十分硬气,和华国一贯给人的温文尔雅并不相同。

    保安队长看到段部长这样,略微有些惊讶。

    但他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哪里能不懂随机应变。

    “尊敬的先生,我们立即就报警,争取将您的东西找回来,对于给您造成的困扰我深表遗憾。我会将这件事上报,给贵代表团一定的补偿!”

    对方态度确实很好,但眼底眉间明显能看出来,并不是十分有诚意。

    即便在说到赔偿问题的时候,态度中也有一丝倨傲。

    这样看不起人的表现,让苏小甜听着就觉得恼火。

    他们看不起人,如果是别的发达国家的代表团,他们绝对不会如此敷衍。

    然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苏小甜心里很明白,今天遭遇的这些,是因华国的地位而决定的,不是凭着吵吵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

    此时,那开着摩托车的劫匪显然已经彻底找不到人了。

    而现场负责安保工作的保安们,甚至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似乎就等着那劫匪主动回来认错一样。

    甚至,这位保安头子口中说要报警,但到现在为止,连一点具体的做法都没有。

    她哪里不明白,所谓报警尽快将丢失的东西追回来,不过是随口说一句罢了。

    至于补偿,就更不用说了,说不定,到了最后还会倒打一耙。

    将这一切说成是华国自己将东西丢失之后,要求主办方赔偿之类的。

    这时候,苏小甜不得不感慨,亏得今天要用的设计图纸和布料都是自己随身带着,而不是装在韦副团长的小皮箱里。

    如果不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今天才是真的哭都没有力气了。

    苏小甜心里庆幸,面上不显。

    而韦副团长还在持之以恒地催促安保人员报警寻求帮助,甚至他面上的焦急神色几乎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急切和不忿。

    苏小甜暗暗想着,这位韦副团长,难道是表演系毕业的?

    说不定,国家欠他一座小金人。

    这边的动静很大,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围观。

    这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好些国家的访问团抵达了现场。

    当知道华国代表团随身携带的箱子被人抢劫之后,众人表现各不相同。

    有些人立刻将箱子牢牢地抱在了身前,唯恐自己步后尘;

    也有一些人,开始左顾右盼,似乎想帮忙找到劫匪的样子。

    更有一些人,开始说风凉话,甚至对于华国的箱子丢失,表示十分欢喜。

    他们甚至连脸上的兴奋都丝毫不加掩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