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之炫愤愤地拉着儿子离开医院,忍不住吼道:“奶的!程子豪,你又成单亲家庭的可怜孩子了!”

    程子豪没有回答,扭头看了看医院缓缓合上的自动大门。

    医院里,竺至渊按耐住内心的狂喜:哈哈哈非酋翻身了,他居然只记得我了哈哈哈,还打算扣蔚紫秦工资,现在得大大加回来!

    庄郡好看着旁边表情怪异的竺至渊,开口说话了:“渊,我有点冷。”他只穿着单薄的病号服。

    啊天啊,竺至渊快要开心飞了,庄郡好很久没有这么称呼他了啊啊啊!对了他冷哎,对啊秋天是冷了点嘿嘿啊哈哈……

    他去一旁拿起庄郡好的外衣,细心地要给情人披上,突然庄郡好抓住了外衣,眉头颦着轻声说:“那个人……刚刚那个人,他好像是……”

    竺至渊吓了一跳,不会想起来了吧!?突然发现庄郡好外衣口袋里泛着微光,他一摸,取出一根灰色猫毛。

    在他取出的同时,庄郡好摇摇头喃喃细语:“不记得了,那个人应该不是好人。”

    竺至渊见了这神奇的一幕,扬唇一笑,把猫毛放到了自己口袋,之后扶着庄郡好的肩安慰:“他是坏人,要害你的,别怕,有我他别想,靠近你。”最后三个字,他说得虽然音量不大,却非常的重。

    “嗯……”庄郡好有点头疼,也不再想问。

    程之炫回到郡湖山庄cindy给安排的住处,烦闷至极——怎么会记得他不记得我啊?(他当然想不到是猫猫神的功劳)

    儿子程子豪面对自己再次单亲的悲痛事实,却自己进了房间。

    不等程之炫在沙发上烦恼一会,他手机开始叮叮当当地响了,他不耐烦地拿起来一看,一大堆消息——来自群聊“cin汀”,是cindy母女为了方便和程之炫交流沟通建的群。

    程之炫点开一看,脑子像是被翁的冲了一下:

    【cin】@chizixiongxin你怎么回事,听说你差点被捅死?!

    【葶】还好捅到的是庄郡好

    【cin】你是不是对庄郡好他们公司出手?

    【葶】肯定是他,还有谁有实力把庄沃集团的股盘玩成满屏绿的

    【cin】@chizixiongxin到底发生了什么

    【葶】真服了他

    程之炫盯了一会手机,反应了好一阵,像触电一样疯狂敲击出一串文字:

    【chizixiongxin】你们不是派人跟我吗,你们不知道?还有庄沃集团的股票和我有什么关系?有人咬他?

    【葶】我们派去跟你的人都被截了,直接断联,要不是在你手机上装了定位,你死烂了都没人知道

    【cin】庄沃那边不是你干的?

    真是越解释越迷糊了。

    程之炫挠挠头组织语言,然而群里却无缘无故多了一个人,似乎是黑进来的。

    【chizixiongxin''''''''de''''''''erzi】是我,发生什么很好解释,看这个:[图片]

    程之炫点开,是一张长图,上面是文字,给cin母女说明了刚刚他们发生的事情,下面是陈子豪黑入庄沃内部的示意图。原来庄沃集团,一间资产99999999亿的公司,是被一个两岁小孩压制了!

    【cin】6

    【葶】9

    【chizixiongxin】不愧为我的好儿子!

    当然,秉着“youhappy我不happy有人欢喜有人哭泣”的原则,另一边情况自然不容乐观。

    竺至渊刚安顿好庄郡好,就不得不同时打理两家公司,蔚紫秦猛然闯入:“你看看庄沃的股!”

    竺至渊甚至一下子反应没回来,直到他看见那崩溃的市面情况,而且庄沃集团的资金一直在不停被不明力量操纵,源源不断地流向一个陌生账号。

    “呼——”竺至渊呼了一口气:“你先出去吧,我有办法。”竺至渊从上衣口袋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轻飘飘的灰色猫毛,随后对猫毛细语几句,猫毛竟然泛起了微微的光!

    “我草——”届时,程子豪在郡湖山庄大喊。他高超的黑客技术居然被反黑了,刚刚黑来的马内都倒流回去了!

    竺至渊在电脑面前阴深一笑。

    一小时前,庄郡好被安顿在私人高级病房里调养,他眯了一会,又有了些精神,于是打开手机想看看。

    微信里有新加的好友——猫猫教教主邹桁嬬,由于庄郡好是狗血性选择性失忆,所以这位刚刚认识的新朋友他是记得的,只是不记得程之炫罢了。他点击邹桁嬬的朋友圈,看见她发了两条新朋友圈,一条是庆祝今天的庆典顺利完成,另一头纯粹是猫猫神小鱼干的美图。他随手评论了一句:“好可爱一只小狸花。”

    没想到,邹桁嬬立刻私信他了——

    “你看得出小鱼干是狸花?”

    “我又没眼花,虎头虎脑还挺可爱呢”

    “小鱼干作为猫猫神,有着无与伦比的伪装术和超能力,她可以伪装成缅因猫,甚至是猫头鹰。只有猫猫教教徒才会知道的!而且为了小鱼干的安全,普通教徒只能知道她有超能力,而只有高级教徒才知道她的真实猫身!”

    “看得出来啊,猫猫神身上散发着异于常猫的气息,很明显啊。”

    “你太不错了,小鱼干十一世愿意嘉奖你——庶民!她会再一次给予你些许她的超能力影响——猫之幸运!”

    果不其然,没出两分钟,庄郡好听到有抓门声。拉开病房门,一只小橘猫叼给他一个小盒子。庄郡好打开盒子,是两根猫毛。

    他轻轻触碰了一下柔软的猫毛,刹那间他眼前闪过一些画面。居然不经意间说了一个名字:“……程之炫?”

    程之炫是谁?

    庄郡好在自己不知所以地说了一个名字后,才意识到不对。

    程之炫是谁?

    他好像很重要。

    ……

    夏天与微风,飘动的窗帘……

    他在弹琴吗?……

    旁边坐的是……?

    看不清脸……记忆被柔和的光蒙上虚无……

    “dreahardworkandpersistencekesess……sess——foryou……(梦想,努力,坚持造就成功……为你而成功)”

    是旁边的人在说吗?

    天旋地转……光影交错……

    花园里满是胜放的玫瑰……玫瑰间有个看不清的人影……

    未等看清,再次迷离……

    橘色灯光的卧室与柔软的床……好像有人,看不清,但直觉认为是在对他微笑……

    ……他……

    他的名字……

    他是……

    似乎想起来了,

    就差一点就看清了……

    他是,

    是——

    “郡好?”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思绪化作灰尘消失。

    他转过身,是竺至渊。

    “渊。”他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这样唤了一声。竺至渊似乎被这称呼触动了,上前把他搂进怀里抱住。庄郡好靠在他的肩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

    “好好休息,怎么起来了。”竺至渊温柔地嗔怪道,撩拨了一下庄郡好的发梢。

    “嗯。”

    竺至渊注意到他手里的猫毛:“这是?”

    “没什么,我休息了。”庄郡好把猫毛装进口袋。

    “好,不要乱走。”竺至渊面带一丝警惕离开了。

    他是谁啊,庄郡好想。

    门外又响起敲门声。

    竺至渊又回来了?庄郡好拉开门,但不是竺至渊。门外——

    “好久不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