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我是兵王!当年我离开你之后,苦苦训练,成为兵王,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复仇!”程之炫大声宣告,然后帅气抬手,身后十几架直升机上的特种兵刷刷刷拿出了枪,后面甚至有位拿着榴莲弹瞄郡湖山庄大门的兄弟。

    “之炫……”庄郡好有话欲讲。

    “渣男!别想求情!”程之炫不给庄郡好一点辩解的机会。

    “不是我是说子豪不见了!”庄郡好大喊一声。

    程之炫听了一怔,看一眼周围,的确没有看到程子豪。他一下子慌了神,朝四周大声呼叫:“程子豪!程子豪!!!”

    竺至渊轻轻冷笑一声。程之炫立刻恶狠狠瞪着他:“一定是你!”

    “我……?”竺至渊眼睛眯起来,像是听到过分夸张的笑话:“我特么一直搁这站着你当我是梅姨啊还抢你那个两岁的智障儿童!”竺至渊一下子吐出一连串没有停顿的话。

    竺至渊朝蔚紫秦看去,躲在角落的蔚紫秦也摇摇头,她刚刚正在数对面是不是真的有114514个人,根本没有留意什么时候程子豪失踪了。

    “哼,如果让我发现是你动手脚,信不信我剁你jiojio!”程之炫咬牙切齿。

    庄郡好立刻挡在二人中间劝架:“不要啦!两个哥哥都超棒啦!都是窝心目中的绝绝子——”

    “我竺至渊yyds,怎么可能捞你家娃!信不信拉你进讨论组,呼呼呼(手动斜杠)(点),懂?”

    对不起辣椒油下次一定不写这么欠的。

    “先放过你!”程之炫给了竺.拽姐.讨论组小仙女.yyds小宝贝.至渊一个白眼,随后拉起庄郡好的手:“找孩子要紧,我们一起找,找回来就跟你姓。”

    “好!”庄郡好一听到孩子可以跟自己信了立刻答应下来。

    “郡好……”竺至渊出言相拦,却被庄郡好打断:“哥哥~不如和我一起找孩子吧?”

    “找回来和我姓?”竺至渊直接无语,但是为了深深的爱,他答应了,焯,他答应了!

    后面的蔚紫秦看着自己的大情种老板是直摇脑袋,服了服了……

    江汀葶坐在办公室快乐摸鱼,哎,谁让我是总经理呢~~江汀葶快乐且可爱地抖抖腿。手机突然叮地一响,江汀葶不满地拿起来看,是沈清许发来的,哦?

    是一张图片,很明显是在暗处偷拍的,画面中是竺至渊,庄郡好,程之炫几人在郡湖山庄大门前。沈清许还发来一段文字解释:他们的孩子丢了,现在组团一起找孩子。

    “哟,这可是个下手的好机会!”江汀葶不免露出得意的笑,红眼睛一弯,就像是调皮的兔子要恶作剧了。她通知沈清许:找机会下手,没有什么要求,够快就好。

    “收到。”沈清许那边干脆利落回答。

    此时cindy也收到了江汀葶给来的消息,自然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跑到隔壁房间就砰砰砰拍门:“龟大仙龟大仙!”

    凰哮龟打开门,见到是cindy也就没说什么,只是问:“怎么了?要借个火?”说着手里还腾地起火了。

    “不是的,龟大仙。您不是可以帮我复仇嘛,现在……”cindy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报复述一遍,然后闪着星星眼:“给点锦囊妙计吧!”

    凰哮龟是真的噎住了,他只是一只来度假的龟而已,这种剧情上的事你找那只变态猫啊喂!但是事到如今,也不得不掺合进来了,先拿个东西随便应付一下……

    凰哮龟故作高深咳嗽一声:“咳咳,那个,你等我一下。”他转身走进房间一阵翻找,拿出一个机器球,拳头大小。

    “这是什么?”cindy低头凑上去,推一推眼镜认真观察。

    “啊,复仇系统!不建议你自己使用,具有一定危险性。你可以悄悄让他绑定程之炫,然后他就会跟着系统指引去复仇庄郡好,你就坐收渔翁之利。”凰哮龟隆重介绍了这个神器。

    cindy属实是被这种牛逼东西震惊到了,将信将疑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哇哦——谢谢龟大仙。”

    凰哮龟可没告诉她这是他之前做来玩的失败作品……

    好啦再看看程之炫,他派出了两名大将来找程子豪,让我们掌声有请——潘周聃!呸呸呸呸呸,有请——

    野鸡,疯鸡!

    野鸡,经验丰富的老兵。麦克阿瑟曾这样评价他:“当我看到他出现时,我就知道,上帝也救不了我们了。”野鸡曾只身一人深入敌军军营,拿意大利炮轰了秦王的脑袋,为荆轲打下最强的一血辅助!甚至用两颗原子弹偷袭了美丽卡的珍珠港!

    疯鸡,人称喋血玫瑰。孙子兵法的作者孙子这样评价她:“她的兵法是我这辈子都无法超越的,只有她一个人能想出这样绝妙的招术。”疯鸡她曾经用连环计大破克洛维的地雷阵。左手拿着伏特加,右手端着波波沙,音响唱着喀秋莎,疯鸡凭借这身装备,只身一人闪击波兰!

    (以上帅气的出场词,如有冒犯,当我开玩笑,这就是辣椒油的历史水平(bushi))

    于是这两人在郡湖山庄附近方圆八百里地毯式搜索,不对,地毯式不够准确,应该是抓违纪学生式搜索!

    但很可惜,他们都没有找到。

    程之炫无助地抽泣,庄郡好轻轻搂住他,递给他一杯奶茶:“先休息一下吧,喝杯奶茶,找不到大不了再生一个。”

    程子豪:so?youwill……

    程之炫接过奶茶喝了一口,忽然扑在庄郡好怀里:“哇!第一口就喝到了猪猪!!!!!!”

    (对不起辣椒油下次一定不会再这样创大家)

    竺至渊看着眼前一幕,醋意大发,气得都哆嗦了。蔚紫秦在旁边担忧问:“老板你还好吗?(你不好谁给我发工资),要不要我动手?”

    竺至渊狠狠咽下一口气:“不了,沈清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你要替我保护郡好。”

    恋爱脑,蔚紫秦嗤笑一声:“实在不行招个新人呗。要知道对面有114514个人。”

    竺至渊一想到上次沈清许的反水就无比痛心,不愿意招新人,但是一看到对面那“双鸡”组合这么强,感到深深的危机,只好妥协:“那你发个招聘启事吧。你不要再回你组织找人了!(再反水真的要嘎嘎了)”

    “ok。”蔚紫秦答应是答应了,但是很不爽,我的组织棒棒的怎么不要!

    蔚紫秦发完启示就发现,庄郡好的衣服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了一枝——红玫瑰啊啊啊啊!这他妈是死亡请柬啊谢谢!!!竺至渊也看到了,立刻哆嗦了一下:“蔚紫秦!蔚紫秦!!”

    “我知道,把那椒尤送的香槟王拿给我谢谢!”蔚紫秦深吸一口气,四处扫视,在屋顶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她一下子跟了上去,果然是沈清许。沈清许冷冷盯着她:“我不想滥杀。”

    “你就这样和师姐说话?”蔚紫秦嗖嗖嗖转着手里的靴剑。为了在庄郡好和程之炫面前伪装,她穿了休闲装,没办法把靴剑插在运动鞋里,她只好抽出来在手上耍。

    沈清许拿出一把手|枪。

    妈蛋不讲武德!你不是拿蝴蝶|刀打架的吗?江汀葶叫你尽快搞定你就搞这么快是吧!蔚紫秦真服了。

    突然沈清许后面开了两枪,他猛然转身,是疯鸡和野鸡!还好他们俩个枪法太差,根本没射中沈清许。但是他们倒是很拽:“早就发现你们两个潜伏者了,一定是你们绑架了少爷,拿命来!”

    “砰!砰!”沈清许转身开了两枪,两个人从屋顶上栽了下去,他又转过身,茶色的眼睛凝视着蔚紫秦:“我只带了五发子弹,如果你认为躲得光,完全可以试试。”

    “来啊!”蔚紫秦从身后抽出主武器,一把弯刀。

    沈清许开枪了,蔚紫秦上演了电影《死侍》里面的经典情节——刀劈子弹!当然她没有被打穿,三发子弹都被她轻轻松松劈了下来,刚刚疯鸡野鸡还帮她扛了两颗,感谢!

    她甩甩刀,自信一笑:“师弟,玩蝴蝶|刀吧!”

    沈清许也寒涔涔笑了:“你记不记得,我这把手|枪,还有一发上膛的。”

    “砰!”沈清许突然开枪。

    蔚紫秦趴在地上:“……老六,,,但是,,”

    她忽然蹦起来,脱去外套:“我更老六哈哈哈哈哈!”

    里面赫然是一件防弹衣。

    沈清许:6

    看来辣椒油又要写近身肉搏了吗?可恶,实在不想写重复的内容……而且主角庄郡好不能死啊,可是不死违背了自己之前写的红玫瑰送出必死无疑定律,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沈清许身后传来嚓嚓声,是野鸡和疯鸡爬上来了,靠,你俩还没死啊?

    而且野鸡手里还拿着一枝红玫瑰,他非常自信的说:“敢在嫂子身上放玫瑰,我替老大教训你!”

    蔚紫秦直接乐了,死亡请柬转移,看来……“唰!”是刀刺穿人体的声音,野鸡倒了,沈清许干的。

    沈清许准备捡起红玫瑰,忽然带着香槟味一阵疾风刮过——蔚紫秦拿着红玫瑰站在他面前,脸有点红,另一只手还拿着一瓶灌过两口的香槟王。

    沈清许知道,喝了酒之后的蔚紫秦进入暴走状态没人打得过……但是这是江汀葶的任务——蔚紫秦把红玫瑰一口啃了!

    为了原则!!!没有花,不杀人!

    沈清许转头走人了,下次买了花一定炸了庄郡好!

    蔚紫秦:这个小蛋糕是玫瑰味耶qwq

    好的大家一定会想起来我们的教主喵和核桃酥吧,你们会发现他俩一直没进主线在默默甜蜜,这怎么行呢?所以……

    程之炫找不到孩子,去找邹桁嬬要猫毛求助啦!各位不要忘记程之炫的设定是早在加拿大认识了邹桁嬬的!现在他去到了桁嬬开的宠舍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