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冬。

    “s镇南部的袭击事件是双鹫动的手吧。”红发的女人低着头,沉沉地说道。

    “是,鹿主。”有几个人出声回答,只是听起来更像附和。

    红发的女人慢慢地抬起头,她的左眼带着眼罩,露出来的右眼也是和头发一样的红色。

    “但是那群围着猫转的家伙们,要来管。他们认为这种事情,就是我们这类人干的。”她嘴角动的幅度很小,仿佛每个字都是从缝里呼出来的。

    “悲悯众生才是他们该做的,而不是多管闲事。”

    “你们都知道,他们要对我们动手了吧。”

    “美其名曰修正世界。”

    “猫猫教自从教主换了穆朝真,越来越过分了。”

    “有必要碰一下了。”

    红发女人阴沉着脸,如同念叨絮絮的咒语,而在她身边的人一一安静地听着,如同异教徒对邪神的绝对信奉。

    红发女人抹了一下左眼上的黑色眼罩,然后走到人群的一边,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人群后的角落里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

    红发女人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到众人面前:“如果我死了,她就是下一位鹿主。”

    蓝发女孩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说话。

    “抬起头让大家看看。”

    女孩抬起头,蓝发从额边散落,露出她瘆人的银色眼仁。

    ……

    猫猫教看似只是一个友好、充满爱心的慈善公益教会,实际上,攻击力并不弱,不仅仅是教主和猫猫神,也包括教徒。在教徒们拿到猫猫神的毛时,能量更加的强了。鹿人会寡不敌众,即使法术高明,但也败得狼狈。

    战后……

    “巫黎……”红发女人抓住女孩的手,放到唇边,断断续续地吟唱:

    “牡鹿迷失在最后的森林,

    鹿角,在泥土下扎根。

    新的鹿,负起陈旧的角,

    森林不再有迷失的牡鹿。

    鹿角将成为你的冠冕。”

    红发的女人闭上了眼,蓝发女孩睁着银色的眼睛,无助得像一头初生的小鹿,身体里却汇聚起从对方身上传来的力量。

    ……

    2010年春。

    距离鹿人会和猫猫教的那次大型冲突过去了五年,穆朝真和他的猫猫神因为灰乐园事件也在两年前死去。猫猫教和鹿人会终于是达成了协议,将在签署条约后和平相处。

    十一岁的少女走到台上,低头在纸上签字,再一脸淡漠地与对方握手、合照。

    当她离开场馆时,她回头看了一眼,银色的眼睛里反射出清冷质的微光。

    “砰!”

    突然的袭击,不知道什么东西打穿了她的右腿小腿处,她摔在地上,血汩汩地涌出。

    袭击者是使用枪支的普通人类,还是使用法术的特殊群体,一直没有查明。腿上的伤,使她直到二十五岁还是扛不住蝴|蝶|刀的一击。

    ……

    鹿人会的人也随着时间换了一批,驯鹿者变成了一位混血占卜师。

    “鹿主。”占卜师的普通话说得很不错:“你带了两个孩子回来?”

    “他们会是新的驯鹿者。”她的身后,是两个瑟缩的少年,紫色的眼睛里是深深的忧郁。

    ……

    “哥!”黑发的少年叫了一声,坐在他床边的兄弟把目光从手里的书移到他身上,他们有着一样的紫罗兰色眼睛。

    “嗯?”双胞胎兄弟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哥哥比弟弟安静得多。

    “别看了,上来陪陪我。”少年像只撒娇的猫,声音发软。

    哥哥把书放到床头柜上,躺到弟弟旁边。

    “哥,等巫黎姐想到办法,你就能回来了。”弟弟把手搭在兄长的手背上。

    哥哥的身体早在地震中碎成了泥,残余的精神依附着弟弟的灵魂,靠着法术勉强以人形展现出来。

    “好。”哥哥捏了捏弟弟的手指,也不知道他也没有感觉。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