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岛的阳光异常毒辣,以至于竺至渊的沙滩阳光浴计划被迫取消。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一点,他一直在酒店和符酬玩大富翁。

    “亲,我订婚成功,给我两百!”符酬兴致勃勃把手里的“机会”在竺至渊面前一放,不怀好意地看向对方手里攥的纸钱。

    “哦。给你五、百、不用找了——”竺至渊抽出一张画着紫色卡通人的五百元甩到符酬那边,落在符酬手边的房契上。

    符酬拿起钱,竺至渊却盯着他的房契开口:“哟,就只有两块地啊?”

    符酬愣了一下,又扫视棋盘,上面除了自己那弱小的两块“电力公司”,其他地方都被竺至渊收购,能盖房的都盖上了,他只要走几步,竺至渊就能把这失去的五百块十倍拿回来。

    符酬把钱一放:“不玩了不玩了,我又输了。”

    “哎怎么就不玩了……”竺至渊是真的没尽兴,即便他今早靠这样的“封地”套路已经赢了符酬十二局。

    符酬站起来,从人形恢复成悬浮小钢球,直接贴到天花板上,还一直嘀嘀咕咕:“亲,你就是喜欢欺负球没文化%$/~#……”

    竺至渊低头潦草地把棋子收好,然后站到床上,伸手想把贴着天花板的符酬抓下来,奈何这贵宾酒店就是高级,连天花板也高的离谱,他伸长手也没摸到一点,索性放弃了。

    符酬转过球身直勾勾看着他,但是一直没有下来:“亲,怎么不捉了?”

    “滚。没亩东西。”没了耐心的竺至渊总是素质惊人。

    符酬往下飞了一点,恰好在竺至渊伸手能摸到的位置,咕噜噜转了转:“好吧,那算了~”

    这很明显是挑逗,竺至渊很想抓他,但又不敢立刻出手,于是慢慢偏开头,缓声道:“我不稀罕……”

    突然他跳起来抓向符酬,但小钢球还是灵敏地往上一跃,刚好让他蹭了蹭却抓不到。

    竺至渊干脆摆烂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符酬,符酬也在天花板上骨碌碌地看着他。

    接着,符酬一点一点往下飘,但竺至渊竟然摘了眼镜眯起眼,似乎真的烦了。

    直到符酬在他半臂远的地方停下,他也没有什么反应。符酬忍不住叫他:“亲?”

    竺至渊没有看他。

    符酬准备再叫一声,突然被竺至渊一下子抬手抓住,符酬一瞬间变回人形,但是两人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竺至渊抓住符酬的手,而符酬撑起身体,生怕压到身下的竺至渊。

    ——画面怎么奇怪起来了!?

    符酬懵懵地继续撑着,低头直视竺至渊:“亲……”

    “下去!”竺至渊抬手捂脸。

    符酬动了动,好像要闪开,可又突兀地晃了一下:“亲,我没力气了。”

    “!?”

    ——符酬压在竺至渊身上。

    “对不起哦亲~没力气,下不去了。”

    ……

    (潦草的happyendingx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