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之炫大感不妙,只见那群黑不拉几的蒙面歹徒拿着长棍子一拥而上,好说歹说也有二十个。他眉头一紧,之后就是主角光环布灵布灵,这几个跑龙套小表咂都给他干飞了,对,又方便又简单,他可是兵王。我安排这几个歹徒就是为了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主角外挂和牛叉。

    好了更牛叉的来了,程之炫明明可以一打二十,但是关键时刻总有一个可以一打二百的出来暴打他。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就要出意外了。

    正当程之炫起身松松骨头的时候,身后突然一阵寒意。

    他一转身。

    焯!

    一个扎着干练高马尾,两鬓边留一丝垂发的女子,居然差不多一米八五左右,戴着黑色面具和护目镜,身着黑色束身战衣,脚踩军靴,虽看不见面孔,但是冷冷地盯着他,仿佛一只觅食的猛兽正面对一只一定会到手的猎物舔舌。

    挂神来了,主角光环只是一坨翔,程之炫转身就跑。

    那个黑衣女子低身捡起一根长木棍,凝力一掷——怵地叉在了程之炫及时刹住的步前,如果没停住,可能已经一个穿刺大结局了。

    天啊,圆头……木棍?插进了……水,泥,地!?

    事到如今,也跑不了了,只能硬刚了……

    程之炫转过身,直面那个已经追到面前的黑影,抬手做好格挡准备。来啊,肉搏啊!

    神特么和你肉搏!

    女子扑上来,反手从腰带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尼|泊|尔|军|刀,狠狠挥去。

    啊,怎么还带武器啊啊啊啊!

    程之炫一把握住女子的手腕,怎奈刀子依旧直直压下来。

    怎么一个女的比我还能打啊!!

    女子收力拉低下盘,一个侧身扫堂腿,程之炫被撂翻在地,刀尖又压了上来。

    程之炫又给别人手腕抓上去!

    人家刀子又还是压下来!

    程之炫已经撑不住了,估摸着应该是要完结了,正在调整一副漂亮的死亡表情,然而女子的胸前突然出现一个晃动的红外线光点,女子一惊,力道泄了一下,被程之炫挣脱出来。女子一边准备攻击一边观察四周,寻找埋伏者。

    程之炫:主角光环终于有点用了吗

    黑衣女子发现了红外线来源,并不是什么枪|械的红点瞄准|镜,居然只是一座老房子的破阳台上有个少女拿着激光笔照着她。

    “呵……”黑衣女子有些愠意。不高的阳台上的少女见被发现,一个空翻降落在黑衣女子面前,挡在了程之炫前,拿出一把漂亮修长的古剑。于是两女电光火石地搏斗起来,程之炫还在懵里懵气,身后似乎被东西一刺,钝痛中眼睛一花就倒了,最后只是迷迷糊糊见着又有一个女子出来,2v1压制那个袭击他的黑衣女子。

    ……

    程之炫醒了过来,不知道昏了多久,发现自己在一个精致的房间里,从床上直起身子,环顾四周发现不远处的一张背对自己的藤椅上坐了个人。

    藤椅转过,是一个年青的女人,白皙的手握着一个咖啡杯,身穿一袭镂花黑白长裙,头发是天然的银色,长得妩媚又有威胁性,即使坐着也可以看出她身材的出众,红色的眼睛透过薄薄的金丝眼镜镜片盯着程之炫。

    程之炫认得她——cindy.潢,庄郡好的后妈,甚至比庄郡好的年纪还要小,和庄郡好关系一直不太好。

    ……另一边

    竺至渊坐在办公室里,身边站着一名白衣女子——正是他的秘书,带着细丝框眼镜,扎着低丸子头,除了一米八五的身材,处处都显得她很柔弱。

    “有两个女孩把他劫走了。”白衣秘书对面无表情的竺至渊说。

    竺至渊眉毛挑起:“两个女孩?能从蔚紫秦你手里劫人?”

    “她们太阴了(直接原因),而且你给的钱太少了(根本原因)。”秘书略显不爽。

    竺至渊点点头:“可以加,那你知道那两个是什么人了吗?”

    “没有,应该背后有势力帮她们藏。她们只是帮人做事,她们把目标带上了一辆黑色保时捷,没看清车牌,附近的监控被人全删了。”秘书一五一十汇报道。

    “黑色保时捷……”竺至渊沉吟。

    ……另一边的另一边

    ……郡湖山庄北面客厅

    庄郡好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在水晶灯下欣赏竺至渊送的手链,无意间想起什么,随口问管家:“那管家,cin姨那边来客人了?”

    管家那椒尤正在一边看书,闻言回答:“cindy说过只是她的老朋友,并且希望你不要过多过问她的事。我去书房了,没有大事你完全可以找别的佣人。”

    随后她拿着手里的《遇晖即停》,拽里拽气地不管主子就走了。

    庄郡好顿了顿,继续看着手链上那颗闪闪发亮的金刚钻。

    ……

    回到最开始的场景……

    “哦……醒了。”cindy的语调没有什么起伏,似乎一切都在算计之中。

    程之炫有些混乱,但他认为是cindy绑架了自己:“你要干什么?这是哪!”

    cindy喝了一口咖啡,悠悠说:“这里是郡湖山庄西南面,放心,没有我的允许,庄郡好的人不可以过来。还有,我救了你,还不说谢谢。”

    “什么?”程之炫摸不着头脑。

    “竺至渊收到你回国的消息,派了他最强的人来送你上路,如果不是我派人把你截回来,你现在已经在天堂嗷嗷地唱赞歌了。”

    “那可真是谢谢你用这么友好的方式救我一命。还有,我是唯物,不上天堂。”程之炫背后还有点阵痛,支了支身子。

    “不客气,我特意吩咐人去国外买的电棍,应该很舒服吧。”cindy甜甜笑着。

    程之炫:真特么舒服死了

    cindy身体往前倾了倾:“可不是白救的你,有条件的噢~”

    “什么?”程之炫直勾勾看着她。

    “你这次回来是报仇是吧,我可以给你提供资源,你只要把庄郡好搞垮就行,最后把那个狗男男竺至渊也搞垮。”cindy直截了当表明了。

    程之炫一听,然后差点就答应了。

    哈哈嗨,优秀的霸道总裁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谈条件,他勾唇问道:“凭什么要和你合作?”

    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看起来比cindy小一点的黑发女子走进,她有一双和cindy一样的红眼睛,身穿白色网球服,外披深蓝色夹克,长得很漂亮,但比cindy的长相少几分威胁,多了点城府。她是庄郡好的继姐,cindy的养女——江汀葶,即使她比庄郡好要小,但是庄郡好仍被要求称她为姐。

    江汀葶细长的手捏着一张纸晾在程之炫面前,核善锂貌地轻轻说:“就凭这个。”

    程之炫一看,顿时失了神!

    那居然是——

章节目录